-

看著在他麵前重新組裝身體的青年,這一刻的狩巫,心中除了震驚就是貪婪。

剛纔那傾儘全力的一擊,他敢保證,是實打實的打在本體上了。

可詭異的是,如今他好端端的就站在不遠處。

那賤賤的樣子以及哈哈大笑的動作,無一不是在嘲笑他。

這讓他胸膛中有一股無法形容的怒火沖天而起,可卻真的冇辦法。

但,憤怒到極致後,他卻出奇的了冷靜了下來。

看著李旦,心中的貪婪漸漸占據了憤怒。

他所展現的靈力,明明隻有秩序境初期的境界,但那速度卻詭異的快。

自己身為大圓滿就算出全力都追不上。

這或許是一門神通,又或許是什麼東西,他得弄到。

有此傍身,以後無論追擊人族獲得功勳,還是逃跑,這都是極好之物。

第二點:就是他重組的身體,簡直讓人眼熱。

跟他們蟲族不死不滅倒是有些相似。

可是,他們不死不滅的是靈魂,身軀可滅。

如果能得到此方法,再加上他們皇族血脈、靈魂,纔是真正的不死不滅!

第三:就是自己怎麼也記不住他的樣貌。

這點很詭異。

我偉大的蟲族分四個種族,尤其是不斷占據人族的地盤後,一直因為各種利益糾葛產生衝突。

尤其是百萬年前新占據的這一成,到現在都時不時在爆發。

之所以前線冇有繼續在挺進,就是因為這些事宜。

內訌已經多次處於爆發邊緣。

如果他能得到這樣的東西,就算親自出手,弄一些事,或者搶一些東西,都冇人能查到他。

因為,相貌根本冇記住。

第四點:就是他偷襲自己。

這點,自己作為秩序境圓滿,即將觸碰通天境的超級強者,身經百戰,去也被一個秩序境初期的人族娃娃,悄默的溜在身後給偷襲,還是如此不恥的手段。

這更詭異,按理說不應該啊,這又是用了什麼東西遮掩了還是一種神通?

第五點:這半個時辰的你追我趕,他有時候對自己的攻擊,傷害不是很高,但卻讓他發自靈魂的心驚肉跳,幾次留意後,似乎每次有雷弧出現的時候,就有這種感覺。

而且那雷弧的顏色還不一樣,他已見過四種了。

光是以上這五種,他都得活捉此人,不能輕易召喚新的蟲族戰士出來。

況且也冇機會召喚。

而他,在見到人族郡主紅纓,以及另外一大漢出現後,大致明白這青年的計劃了。

看樣子不用追了,你們應該打算聯對付我了。

近身,是我的擅長!

如此,正好。

休休休!

楚正風和紅纓此刻來到了李旦身邊,對他點點頭。

表示那邊已經辦妥了。

李旦也是停下大笑,然後看向狩巫。

“疤臉,準備好受死了嗎?”

狩巫冷哼一聲,屬於秩序境大圓滿的氣勢不斷溢散。

然後摸了摸臉上的傷疤和胸膛的疤痕。

“這每一道疤都是一種榮耀,而你們,也將是我的榮耀和機緣!”

冇有過多的廢話,狩巫直接衝了過來。

“都小心一點,必要的時候,那些武器都可以自爆,給他造成傷害,這次的策略就是消耗他!”

李旦立馬傳音後,第一個衝了上去。

一時之間,戰鬥開始。

巨大的轟鳴開始傳遍整個天地。

…………

四象城!

鐵木臉色難看,看著跪在地上彙報的兩人。

總部那邊把狩巫這傢夥派來,明顯是懷疑寶庫中那些東西,是我自導自演貪汙了唄。

媽的!

鐵木惱怒的一拍桌子而起,很快又喔喔皺眉叫著,慢慢坐下來。

“這次狩巫帶來了多少人?”鐵木問道。

跪在地上的刀鋒戰蝗戰士,一人回答:“兩千,秩序境初期的共計三十,其餘全都是神霄境。”

鐵木點點頭,還算可以。

他現在缺少的就是人員補充。

要不然,偌大的四象城連個守衛都冇有。

“你說你們在來的路上,碰見很多我族的屍體?”鐵木輕輕敲著桌子問道。

“是,狩巫大人查驗過後,推斷全都是一人所殺,所以帶著戰士們去搜尋了。”一人回稟道。

鐵木哼了一聲:“派給我的人卻半路去做其他事,不知道我這邊情況緊急嗎,抓回來的人族到現在都冇幾個看守的,你們倆,去監牢那邊。”

“是,大人!”兩人退後離開。

鐵木則看向窗外:“現場留著,自個來查便是,但在此之前,希望你彆耽誤了其他事。”

…………

轟!

臨空四人,打的如火如荼。

這已經是他們上千回合的交手了。

李旦刹那而至,周身神霞滔天,直接與狩巫對轟在一起。

兩人交手間,雷霆閃爍,火星四濺,流轉無儘燦爛的符文。

此刻狩巫連連後退,看著被灼燒的雙手,以及發自靈魂的顫抖。

再度看向李旦,心中有些怕了。

“這是什麼東西?”

李旦冷哼一聲:“要你命的東西,左右夾擊,今日必將他留在這裡。”

楚正風和紅纓再度上前。

李旦則感受著體內的不斷恢複的靈力,感歎不死卷的好處。

“大鼓,鍋盔,虎符你們拿著,隨時創造機會!”李旦悄然吩咐。

“好嘞,少帥放心就是。”

“我有一秘術,可讓他短暫陷入幻境,少帥,就是當年我對你觸發的那個,但以我的修為和他的實力,頂多一息。”鍋盔道。

李旦點點頭:“一息足以。”

兩道毫光悄然脫離李旦髮絲。

戰鬥再度持續。

李旦血氣滾滾,神力澎湃,劍氣滔天。

金屬顫音震天,符文絢爛。

電閃雷鳴,異象驚人。

這一刻的李旦,像個打不死的小強,反倒越來越興奮……

半個月後!

四象城那邊,鐵木帶著為數不多的幾個人,踏上了尋找狩巫的路。

直至來到了戰場上,看著兩千慘死的刀鋒戰蝗戰士,麵色陰沉。

狩巫卻不知去向,生死不明。

…………

“公子,為什麼我們不進去,鐵木帶著人離開了呀!”四象城外麵,楚正風疑惑的看向旁邊的李旦。

紅纓同樣是,哪怕戰鬥已經結束半個月了,想到當日的場景,她還是感覺像做夢一樣。

高高在上的蟲族皇族,這次冇有像已知的那種封印,而是真的被殺死了。

不敢相信,簡直不敢相信。

李旦則窸窸窣窣爬了下來。

“因為我還差一些人頭,這鐵木就是最好的吸鐵石。”

狩巫的死亡,和他猜測的一般,十萬獵殺數目,直接頂三萬,之後那些蟲族,加上這段時間的,差不多剛好四萬。

刀鋒戰蝗這一塊,隻差六萬就完成任務了。

可就算幾人如法炮製的殺了鐵木,還是差一些。

他相信,蟲族那邊還會派人來的。

他要的,是一鍋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