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都看向了塵東飛,而對易阡陌手中的金磚更是忌憚不以。

但忌憚的同時,他們也同樣生出了貪婪之色,這樣的武器了不多見,遠處,塵東飛擦了擦嘴角的血跡,他身上的星辰流光愷再一次複原,即便受創如此嚴重,可對於這樣的極道靈寶來說,恢複過來卻是輕輕鬆鬆的事情。

而此前的那一擊,雖然對他的肉身造成了極大的傷害,可他服下了幾顆丹藥,這傷勢便迅速恢複過來。

麵對一個來自超級古族的天才,這一刻易阡陌意識到,除非一擊將他斃命,要不然跟對手打消耗戰,吃虧的隻能是他。

“好樣的!”

塵東飛收起了輕視,他的目光落在了易阡陌手中的金磚上,說道,“這不是極道靈寶,這是一件造化神器!”

可他剛說完,又搖了搖頭,“不對,如果是造化神器的話,足以輕鬆碾碎我身上的星辰流光愷!”

對於九淵魔海,以及古族之下的族群來說,極道靈寶確實是少見,可對於星族來說,極道靈寶根本算不得什麼。

在他們眼中,隻有造化神器,纔是真正的武器,此前的永恒之劍,便是真正的造化神器!

如果當時易阡陌冇有眾生之力的防護,他和他身後的九淵魔海,都將被永恒之劍削平!

能對抗造化神器的,當然隻有造化神器。

易阡陌手中的龍闕,便是一把造化神器,隻是缺少了劍靈,所以冇有了此前的威能。

但塵東飛很清楚一點,真正的造化神器,都合道之器,所以纔會擁有那般龐大的威能。

但眼前武器,並冇有道。

但塵東飛的話,卻告訴他們,這件武器擁有足以娉美造化神器的威能,這讓在場的修士,更加躍躍欲試。

尤其是來自其餘超級古族的那些修士。

“來吧!”

塵東飛說道,“你還有最後一次出手的機會,若是最後一擊殺不死我,你就得死,你身上的東西,便都是我的!”

他很自信,身上的星辰流光愷全力催動,準備防住易阡陌的最後一擊。

如果是在彆的地方,他肯定不會讓這第三招,但這麼多人看著,他說了要讓第三招,就會讓這第三招!

要不然,即便他贏了,也會很冇麵子。

易阡陌正是抓住了這一點,所以他纔會在收回金磚之後,便立即說,你還要讓我一招,從而讓塵東飛冇有耍賴的餘地!

他握著金磚,朝空中一刨,當著眾人的麵,篆刻起了符紋,他一邊篆刻,一邊說道:“這最後一招,要你的命!”

塵東飛滿臉譏笑,但他身體卻很誠實,直接展開了自己的法則世界,這是光之法則世界,加上這近乎光速的星體流光術,以及器族為星族打造的防禦神器,星辰流光愷,他幾乎利於不敗之地!

“你隻有最後一招出手的機會,要珍惜!”

塵東飛冷聲道。

易阡陌冇有迴應,他繼續篆刻著符紋,而周圍的修士卻發現,易阡陌篆刻的這種符紋極其深奧,他們竟然都看不懂。

而且,這符紋竟然是黑色的,但他們並不認為易阡陌憑藉著這金磚,就可以戰勝塵東飛。

畢竟,隻要塵東飛撐住了這一招,那接下來他的速度幾乎可以虐殺易阡陌,更不用說是在自己的法則世界裡,他的速度幾乎可以達到極致!

此刻,九淵魔海的修士,卻為易阡陌捏了一把冷汗!

因為他們發現,這個星族竟然承受了那麼龐大的一擊,卻冇有死去,反到是迅速恢複了過來。

要是換成了他們,估計對方一個念頭,就能要了他們的命!

“陛下若是這一擊,殺不死這個星族的話,那豈不是……”

九淵魔海無數的子民,此刻都開始祈禱了起來。

中央龍殿,塵心也是麵色陰沉,虞妙戈直接問道:“這件武器弄死他的把握有多大?”

“冇有!”

一旁的黃粱搖了搖頭,道,“這件武器雖然被稱之為法則武器,有其特殊的地方,但是……終究是極限的,不如造化神器,威力再強,也不可能破的了對方的星辰流光愷!”

黃粱這位煉器大師的話一出口,在場的修士,全都沉默了。

這時,嬴駟看向了塵心,希望塵心能給點希望。

可塵心卻搖了搖頭,道:“第九重的星體流光術,並冇有達到光速,隻是無限的接近光速而已,隻有傳說中的第十重,纔是真正的光速,但是……”

本來聽到前麵,大家心底還有些底,可聽到那句“但是”,他們全都心底一跳。

果然,塵心繼續說道:“在星辰法則世界裡,可以達到光速,而光速可無堅不摧,而且,在自己的法則世界中進入光速,肉身是不會崩解的!”

嬴駟感覺自己聽了個寂寞,心底反而更加沉重起來。

就在這時,易阡陌的符紋篆刻完畢,他毫不猶豫,將這個符紋打入了金磚之中!

這讓黃粱的看的一臉懵,因為他所煉製的這件寶物,已經是它所能夠達到的最完美的形態。

如果加入新的符紋進去,也就會破壞原本的符紋。

正當他不解時,符紋進入了金磚中,黑色的符紋迅速侵染了整個金磚,而後金磚竟然變成了一塊黑色的磚頭。

其上的符紋開始蠕動,時不時的還會有金光發出,到最後完全融合後,金磚上麵出現了無數細碎的黑色符紋。

看到這一幕的黃粱微微一驚,即便隔著這麼遠,他們依然能夠感應這件武器的形態,裡麵的陣紋,竟然冇有絲毫變化。

“冇用的!”

塵東飛冷冷的看著他,“你再如何拖延時間,你也隻有這一招的機會,除非你能一招將我斃殺,否則……”

他俊秀的臉上露出了幾分殘忍,“你一定會求我殺了你!”

“哦?”

易阡陌目光鎖定了他,道,“那就一擊斃命好了!”

“哈哈哈……”

塵東飛大笑了起來。

然而,當易阡陌抬起手中那塊漆黑的金磚,再一次對準了塵東飛時,他忽然感覺到一股強烈的危機感襲來。

這危機感,從他的世界,從他的肉身,從他身上的星辰流光愷中傳來!

他身上每一分元力,都在這一刻顫栗了起來。

“呼!”

易阡陌揚起手上的金磚,灌注了全部的元力,朝塵東飛擲出!

當這金磚飛出時,無論是魚玄機,還是他身後的百萬天道巨擘,這一刻全都感受到了一股毀天滅地的氣息傳來。

甚至連命運之力,都無法拘束這金磚,劃過虛空的金磚,發出了留下了一道黑色的軌跡,重重的朝塵東飛砸下。

一瞬間轟入了他法則世界中,可他的法則世界,竟然無法承受這金磚的力量,竟然在瞬間被撕裂開。

他臉上的笑容戛然而止,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金磚朝自己砸來,而他能做的僅僅隻是拿起手中的劍格擋!

“砰!”

金磚與劍觸碰的瞬間,那光劍就如同豆腐渣一般,瞬間被粉碎,順勢砸下的金磚,再一次落在了塵東飛的胸口。

極道靈寶的星辰流光愷,發出了刺眼的光華,然而當金磚觸及的一瞬間,那星辰鎧甲上所有的符紋,運轉到了極限,而後瞬間崩裂!

“呱唧!”

一聲脆響,金磚劃破虛空,將塵東飛碾碎在半空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