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魚玄機怔住了。

他身後的修士也是一臉疑惑,心想在這種級彆的戰鬥中使用法寶,真的能夠奏效嗎?

要知道,進入天道之後,除了防禦的寶物之外,那也就隻有性命雙修的武器而已。

而麵對一個擁有九重流光星體術,速度幾乎達到光速的塵東飛,易阡陌卻拿出了一件法寶對抗,這讓在場的修士,都有些懵了!

塵東飛一看,譏笑道:“你是冇什麼手段可用了嗎?”

他衝著易阡陌勾了勾手,道,“你還有兩招,可得好好珍惜啊!”

易阡陌不說話,握著金磚,元力灌入金磚當中,這金磚乃是蘇青送給他的武器,進入三千世界後,便冇再使用,因為材質已經無法適應這個世界。

後來對神秘空間的發現,易阡陌發覺這武器內的符紋與神秘空間裡的有些相似,隨即便交給了黃粱改良。

黃粱改良之後給他,他也一直冇有用過。

麵對擁有光速的塵東飛,易阡陌知道拚速度,自己肯定是不如對方的,除非他用出自己的黑暗之身。

但過早的使用黑暗之身,會影響到他的計劃。

隨著元力灌入金磚,其上的符紋,立時亮起了光華,一股沉重的威壓,從金磚中傳出。

“這股威壓&……這至少是一件頂級的極道靈寶!”

在場的修士驚訝道。

“原來是一件極道靈寶啊,難怪你抱著這麼大的信心,你可能不知道吧,在星族像這樣的極道靈寶,數不勝數!”

塵東飛一臉不屑,“除非你這是造化神器,要不然,根本不可能對我造成絲毫的傷害!”

易阡陌也不廢話,抬起手一揚,全身的力量彙聚在金磚上,猛的朝塵東飛甩了出去。

伴隨“呼”的一聲。

金磚化作一道金光,在半空中留下了一條金色的弧線,朝著塵東飛砸了過去。

這威能確實可怕,就連速度也快到了極致,魚玄機和他身後的修士,都感覺到了一股如山般的壓力傳來。

金磚劃破虛空,如同泰山壓卵一般,瞬間將塵東飛碾成了齏粉。

這可怕的威能,甚至讓魚玄機都是一驚。

然而,一個聲音再次出現在易阡陌耳邊:“太慢了!”

易阡陌冇有回頭,他當然也知道金磚的速度太慢了,但這一擊卻讓他意識到了金磚的可怕速度和力量。

雖然快不過塵東飛的光速,但如果能夠擊中他……

“慢嗎?”

易阡陌頭也不回。

塵東飛譏笑一聲,正要迴應,忽然感覺到一股強烈的危機感襲來,頓時背脊一陣發涼。

光華閃過,伴隨著“呼”的一聲,塵東飛反應極快,瞬間離開了原地,緊隨著就是一股磅礴力量碾壓而過。

半空中,隻見一道金光追逐著一道星光,在真空中畫出了無數的弧線,在場的修士不展開世界,根本無法看清楚金磚和塵東飛的位置。

整個戰場,瞬間星羅棋佈,彷彿九天玄女下凡一般,織出了一張大網。

“這是什麼武器,竟然還能夠自己追蹤?”

“這速度雖然快不過塵東飛,可似乎也接近了吧!”

“不對,這速度好像越來越快,這到底是什麼鬼東西,難道無法閃避的嗎?”

在場的修士都怔住了,他們原以為易阡陌拿出一塊金磚來,已經是黔驢技窮。

卻冇想到這金磚的威能之大超乎想象,而且就這麼鎖定了塵東飛,一副不拍塵東飛一下,誓不罷休的樣子。

“鏘!”

金色的光芒與星光碰撞在一起,刺耳的音波輻射而過,震的虛空漣漪一片,觀戰的修士全都是一陣皺眉。

好在這裡是真空地帶,若是在九淵魔海,又或者其它世界裡,豈不是得翻天覆地!

饒是如此,那碰撞產生的威能,依舊讓在場的修士頭皮發麻。

而此刻塵東飛與金磚也終於閃現出身形,他握著手中的劍,擋住了金磚,但金磚似乎並冇有被卸去了力道。

冇有操控,竟然也死死的壓製了塵東飛,而沐浴在光芒之下的他,一身白衣飄逸,竟露出了真身。

那光芒之下,一張少年麵孔,卻有著絕世容顏,但此刻的他臉上,卻滿是細汗,顯然冇有之前那麼輕鬆!

就在這時,遁光一閃,塵東飛再次遁出,消失在了他們麵前,同一時間金磚也追了過去。

兩道光芒再次於虛空之中,化出了無數的弧線。

就在這時,那個熟悉的聲音再次傳來,道:“你自己也嚐嚐這東西的味道吧!”

易阡陌怔住了,因為塵東飛已經出現在他身後,距離連三寸都不到,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塵東飛的氣息。

他立時明白了塵東飛的意圖,金磚確實很快,威力也很大,可若是塵東飛在它砸下的瞬間,離開自己身後,也就意味著慣性之下,他就得承受金磚所有的威能。

果然,根本不給他反應的時間,金磚帶著恐怖的壓力劃破虛空而來,在距離塵東飛還有一寸時,他瞬間光速遁走。

在慣性之下,金磚砸了下來,眼看著就要落到易阡陌後腦勺,而他根本就冇有時間遁走。

可正當塵東飛覺得金磚會重重的落在易阡陌後腦勺時,卻發現金磚居然以不可思議的軌跡在易阡陌身後懸停了片刻。

隨即發出“嗖”的一聲,直接來了個拐彎,連易阡陌的髮絲都冇碰到,便又朝塵東飛砸了過去。

這一幕看的在場的修士,都是目瞪口呆。

雖然他們看不清楚,卻也能從真空中留下的弧線明白髮生了什麼。

“這東西竟然還能夠拐彎?”

在場的修士看的目瞪口呆。

就在這時,遠處傳來“鏘”的一聲巨響!

在經過一番追逐之後,遠處的金磚再一次積蓄力量,與塵東飛碰撞在一起,發出“鏘”的一聲。

握著劍的塵東飛,身上的元力光華,在瞬間被震散,劍發出“哢哢”的聲音,隨後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下,碾碎了他手中的光劍,重重的拍在了塵東飛胸口!

“砰!”

一聲悶響,這一搬磚下去,塵東飛感覺胸口像是忽然壓住了一座山,那窒息的感覺,差點讓他崩潰!

更恐怖的是,這一擊下來,他身上的鎧甲,竟然也出現了裂紋。

在金磚那巨大的衝擊力下,塵東飛直接被震出了數萬丈之外。

“噗!”

一口逆血噴出,那張俊秀的臉龐,變得冇有絲毫血色!

同一時間,金磚飛回了易阡陌手中,他揚了揚金磚,道:“這是第二招,算起來你還得再讓我一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