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轟隆隆——”

破舊的鎧甲碎片散落開來,但煙霧散去,那鬼將軍的手臂竟然還好好的,青黑色的鱗片之上隻有一點淺痕,連它的皮肉都不曾傷到。

那鬼將軍一步踏出,虛空為之顫抖。

黑氣在它的頭頂幾乎要形成一個黑氣漩渦。

那鬼將軍張開巨大的口嚎了一下,將他頭頂的那團黑氣吸入口中,而後再度張口!

巨大的黑氣氣團在它的口中凝結成一把把漆黑的利劍,散發出滔天的恐怖氣息。

“嗬——”

從喉嚨裡發出了一聲嘶啞的叫聲,褐色劍雨瞬間飛出!

伏暨手中的長劍散發出刺眼的光芒,他的手腕翻動,每一次揮動,就是一道氣勢恢弘的劍氣揮出。

“砰砰砰——”

一黑一白兩色劍氣相互交錯,撞擊!

空間在不斷的震盪,一些微小的空間裂縫出現,又馬上癒合。

兩色劍氣相互糾纏,相互消散。

下方緊盯著的人心也提了起來,每一道劍氣撞擊到一起他們的心都會顫抖一下。

恐怖如斯!

突然。

一道黑色的印記從伏暨的左側打來,破開那些劍氣,朝著伏暨的背部拍過來!

伏暨心中一驚,猛地一劍斬出,將那印記劈成兩半。

突然!

“砰——”

伏暨的身軀猛地倒飛出去,灼燒和內臟破裂的劇痛傳來,一股腥甜噴出。

而他的身後,竟然是不知什麼時候摸過來了的鬼將軍。

而剛剛那道印記,就是冷月出的手。

那鬼將軍好像是嗅到了鮮血的氣味,突然就興奮了起來,他張開空洞的巨口,那森白的獠牙,朝著伏暨追過去。

它的身軀雖然巨大,但是動作卻一點都冇有笨重,反而是十分的靈活。

蕭子寧心中一沉,再顧不得其他,他閃電般出手。

劍嘯九天,無儘的劍意彙聚,血紅色的劍氣劈斬而出,滔天的煞氣幾乎讓人窒息。

“想幫忙!?先過了我這一關!”

冷柒手中的鞭子狠烈抽出,抽在那劍氣之上,劍氣竟然猛地轟然散開。

“不堪一擊?!”

冷柒眸中毫不掩飾的不屑。

“是嗎?”

蕭子寧冷笑一聲,再度出手!

血煞劍沖天而而起。

“轟隆隆——”

紫紅色的雷霆瞬間出現,彙聚!

與那恐怖的劍威融為一體,劍之嗡鳴越發強烈,虛空劍影現,滔天的劍氣從天而降!

冷柒冷眸微動,但眸中仍舊是不屑,冷夢單手托著下巴,圓溜溜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轉,眼中也冇有絲毫的擔心,另外一隻手則是高舉過頭頂,笑的燦爛。

“柒姐加油!我的柒姐最厲害了!”

冷柒周身靈暴湧,彙聚到她手中的長鞭之上,鞭體在此時發出淡淡的光芒,鞭與人,似乎要融為了一體。

她眸子一凜,下一刻,身形猛然一掠,逆空而上!

長鞭揮動,帶起可怕的氣流暴動。

對著血煞劍鞭打而去!

還未相撞,兩股氣浪呈現扇狀,相互對消。

冷柒的眼神之中,盛滿勝券在握。

一鞭一劍,就在相撞之際!

空間突然一陣劇烈扭曲!

兩股力量並冇有相撞到一起。

那滔天的鞭意竟然落空了!

冷柒和冷夢臉上的神情瞬間僵住。

下一刻,冷柒頭頂的空間一陣扭曲,巨大的暗紅色劍體從虛空中穿出來。

“柒姐!”

冷夢尖細的聲音響徹天地。

冷柒瞳孔瞪的大大的,眸中滿是不可思議,她的嘴巴微動,想說什麼,但終究是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