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天笑了,朝著孟婆點了點頭,孟婆一腳踹在慕容亮身上。

“噗嗤!”

再次吐了起來,慕容亮淒慘喊了起來。

“繼續吃!”

“嘩!”

慕容銘等人徹底愣住了,這些人還敢對慕容亮動手。

“你是誰?”

慕容銘看向葉天,同時也看了看金滿水,目光陰森可怕。金滿山臉上都是汗水,還是解釋道:“慕容總,他是我朋友,來自鳳縣葉天。”

“葉天?”

四周傳來驚呼聲,顯然在東港,也知道葉天名字。

“殺了姚東林的人?”

到現在,還有人認為姚東林是葉天所殺。這些人望著葉天,神色各異。

“原來,你就是葉天!”

慕容銘再次來到葉天麵前,低沉說著:“我知道你,我也知道你有軍中背景,這樣,你先把我兒子放開。”

“給老夫一個麵子!”

“葉天先生,我是東港劉傑輝,你先把人放開。”

葉天再次笑了,閻王二笑,明顯要坑人。

“我為什麼要給你們麵子?”

“唰!”

眾人都傻眼了,麵前的葉天,太也狂了。

“葉天,你不知道老夫是誰?”慕容銘是從牙齒當中,擠出這句話。

實在不行,就要動手了。

“慕容銘,慕容亮的父親。”

“我還是遠洋集團副總!”

“原來是這樣,怪不得,你一句話,能夠讓這麼多大佬過來。”

“你的兒子是兒子,我的孩子,不是孩子嗎?”

“啊?”

葉天這句話,讓眾人都愣住了,慕容亮到底做了什麼?

“你問問你兒子,都做了什麼?”

“還有,你們!”

葉天指向這些大佬,冷笑道:“也麻煩你們,睜眼看看,慕容亮都做了什麼?”

“這麼多江湖人,過來圍殺我們。”

“好一個,大東港!”

劉傑輝等人眼珠子轉動,臉色越發難看起來。

金滿水趕緊把發生的事情都說了,甚至連出海,被慕容亮侮辱的事情,也說了。

慕容亮先動用異人,然後利用這些江湖人,過來鬨事。

誰能夠想到,葉天認識戰兵。

“嘶!”

倒吸一口涼氣,眾人都互相看看,看來葉天抓住把柄。

“炎黃組不鎮守一方,居然跟著慕容家來?”

“慕容銘,你好大的臉!”

葉天再次指嚮慕容銘,慕容銘咬著牙,終於爆發了:“夠了,你先把我兒子交出來。”

“不然的話,你出不去東港!”

“來人!”

慕容銘再次一揮手,外麵再次傳來鳴笛聲,慕容家的也彙聚了。甚至留守在遠洋集團的護衛,也出現了。

畢竟遠洋集團是搞航運的,有專門的護衛。

這些護衛,也經過特訓,跟東北虎戰兵對上了。

“葉天,你給我放人!”

慕容銘指向葉天,不管如何,必須讓葉天放人。

“真是無法無天!”

“你身為老總,擅自動用護衛,這些護衛,應該是護航所用。”葉天冰冷看著。

“你彆廢話!”

“趕緊給我放人,知道嗎?”

慕容銘越發霸道起來,遠洋集團的護衛源源不斷而來,根本不在乎葉天。

酒店四周,被人團團圍住。

高亮等人也臉色陰沉下來,用力握住槍柄,就等著葉天下令。

“金滿水,你最好勸一勸你的朋友。”

“我這句話放在這,今天不放人,誰也出不去。金滿水,你不想在東港混了是不是?”慕容銘再次威脅金滿水。

金滿水痛苦低著頭,他也不知道怎麼辦。

“金滿水!”

一聲嗬斥,金滿水一哆嗦,隻能夠乞求看著葉天。

“老金,我說了,今天跟你沒關係!”

“算了!”

“時間不早了,不跟你們廢話了。”

葉天看了一眼時間,再次看嚮慕容銘等人道:“給你們最後一次機會,離開這裡。”

“冇有人,離開嗎?”

葉天從劉傑輝等人眼中掃過,劉傑輝等人也咬著牙,他們跟慕容銘是一條戰線的。

“看來,是冇有人離開了!”

“很好!”

閻王,再次笑了。

而就在此時,外麵再次出現一輛紅旗車,特殊的車牌。那些護衛看到這輛車牌而來,一個個凝立不動,立刻敬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