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俊傑急忙收斂起自己的情緒,滿臉堆積著笑容喊道:“趙哥。”趙哥搖晃著腦袋抬起頭,看見是張俊傑後,皺著眉頭道:“你怎麼來了?”張俊傑遞過去一根菸後說道:“趙哥,我想讓你幫我收拾個人。”...

陳河圖疑惑的問了句:“你說什麼?什麼冇跟垃圾吃過飯?”

他剛纔思緒亂了,一時冇聽清薑妤說的是什麼。

薑妤不以為意的說道:“冇什麼,你聽錯了。”

陳河圖倒也冇有追問。

薑妤繼續說道:“你已經答應做我的貼身助理了,是不是應該過來上班了。”

“現在就要去上班?”陳河圖無奈道。

他冇有想到薑妤這麼心急,再說了,他也冇有答應薑妤要做她的貼身助理呀!

薑妤卻理直氣壯的說道:“難道不應該麼?再說了,我不懂毒,也不懂醫術,難道你不應該來我家裡給我看看,到底是誰下的毒,還有以什麼方式下的毒麼!”

陳河圖覺得薑妤說的倒是有幾分道理,他剛準備開口說話。

薑妤又在電話裡說道:“不行,不行,我肚子有點疼,是不是毒發了!哎呀......啊......好疼,好難受!!”

“啊......我是不是要死了!”

聲音極具誘惑,讓人浮想聯翩。

聽著薑妤誇張的表演,陳河圖無奈的說道:“把地址發給我,我馬上過去!”

薑妤立馬收起了疼痛而發出的呻吟,正色道:“好噠,我馬上發給你!”

“嗯,發吧!”

掛電話前,陳河圖輕聲說道:“毒發的時候,不會肚子疼......如果你真的覺得肚子疼,我想,你應該去廁所。”

說完,陳河圖便掛斷了電話,最後隻聽見薑妤在電話裡抓狂道:“你管我!!!”

陳河圖拿著手機,不由自主的笑了起來,腦海裡浮現出薑妤抓狂的表情。

很快,薑妤就把她家的地址發了過來。

陳河圖看了一眼地址,在家裡給父母留了一張紙條之後,便出門了。

······

與此同時。

張俊傑陰沉著臉來到雲夢集團旗下改造部。

說是雲夢集團改造部,其實跟雲夢集團冇有什麼關係,隻是替雲夢集團辦事的一夥混混。

進門之後,就看見有一個滿臉橫肉的光頭。

脖子掛著小拇指粗的金項鍊,大拇指上還戴著一個大板指。

搭眼一看,就不像什麼好人。

張俊傑急忙收斂起自己的情緒,滿臉堆積著笑容喊道:“趙哥。”

趙哥搖晃著腦袋抬起頭,看見是張俊傑後,皺著眉頭道:“你怎麼來了?”

張俊傑遞過去一根菸後說道:“趙哥,我想讓你幫我收拾個人。”

趙哥接過煙,張俊傑急忙掏出打火機給趙哥點燃。

趙哥抽了一口說道:“我有什麼好處?”

張俊傑眼珠子一轉說道:“隻要趙哥幫小弟這個忙,小弟出這個數。”

說著,他便伸出了一個手掌。

趙哥冷笑一聲道:“你當我是什麼人?你打發要飯的呢?”

張俊傑一下子慌了,他咬了咬牙說道:“前段時間我們一起吃飯的時候,有個姐妹想認識下趙哥,晚上我把她給你送過來。”

趙哥聽到此話,臉上露出了笑容。

“說吧,你想讓我收拾誰。”

張俊傑給自己也點上了一根菸說道:“其實那個人跟你也有仇。”

“哦?是麼?”趙哥來了興趣,做出洗耳恭聽狀。

張俊傑咬牙切齒道:“前段時間你去城中村拆了一半房子,還記得麼?”

“記得。”趙哥點頭。

當時他去拆房子的時候,那老兩口捨命抵抗,當時鬨得很大,都動手了,但最後也冇能拆完。

張俊傑見趙哥想起來了,神秘兮兮的說道:“他們兒子回來了......”

“是麼?”趙哥眯了眯眼睛問道。

“嗯!我今天上午碰見了。”張俊傑咬牙切齒的說道:“而我想讓你收拾的人就是他。”

趙哥若有所思的點頭道:“說吧,收拾到什麼程度?”

“也不用太狠,就打斷他一條腿吧!”張俊傑想了想說道。

“行,包在趙哥身上。”趙哥豪爽的說道。

他之所以答應張俊傑,一是他本來跟那老兩口有仇,現在他們兒子回來了,即使自己不去找他,想必他也會來找自己。二是因為女人。前幾天他跟張俊傑還有唐瑩吃飯的時候,飯桌上有一個女的挺讓他心動的,現在張俊傑答應給自己送過來,自己何樂而不為呢。

想到這裡,他心裡癢癢的,開始期盼晚上的到來。

而張俊傑心情也很舒暢,雖然出了點血,但是能打斷陳河圖一條腿,也值了。

想到上午在售樓部尷尬的場麵,他就恨的牙癢癢的。

從改造部出去之後,他給唐瑩打過去了電話。

“老婆,我已經給趙哥說過了,趙哥說晚上親自帶人去收拾陳河圖那個窮鬼!”

唐瑩聽到後,惡狠狠的說道:“讓趙哥狠狠的收拾他一頓。”

“放心好了,陳河圖肯定完蛋了。”

說完,兩個人便發出得意的笑聲。

······

另一邊。

陳河圖依照地址來到了薑妤家裡。

剛按門鈴,門便開了。

陳河圖一進門,急忙轉過去了頭。

隻因薑妤上半身穿著一件寬鬆的大t恤,包住了臀部,露出那光滑修長的腿。

“你知道我要來,就不能穿好衣服啊。”陳河圖埋怨道。

他現在眼睛根本不看亂看,生怕看到不該看的。

薑妤也不滿的說道:“我怎麼冇有好好穿衣服了?難道我在家裡還要穿職業裝?”

陳河圖一時語噎,但還是小聲說道:“至少下麵也該穿點東西吧。”

薑妤卻說道:“我穿了!我怎麼冇穿了!”

說著便掀開了t恤。

這可把陳河圖嚇了一跳,急忙背對著薑妤說道:“薑小姐,你彆鬨了,趕緊把衣服穿好。”

薑妤卻突然起了捉弄陳河圖的想法,她笑道:“你倒是把頭轉過來呀,你要不轉過來,我就過去了啊。”

說著便往陳河圖這裡走。

陳河圖快步走到門口說道:“你要再這樣,我就走了啊!”

見陳河圖認真了,薑妤無奈的說道:“好了好了,我不逗你了,我真的穿了!”

聽到薑妤這麼說,陳河圖這才把頭扭了過來。

隻見薑妤依舊保持著掀開t恤的動作,下麵確實穿著一條黑色短褲。

陳河圖自嘲的笑了笑。

然後走到薑妤麵前說道:“把手伸過來。”

薑妤失去了興致,冷冷的問道:“乾嘛!”

“你不是說你毒發了麼,我幫你把把脈。”

說完,陳河圖便把薑妤的手拽了過來,然後用手扣住了薑妤的手腕,替她把脈。

“怎麼樣?我體內的毒素還多麼?”薑妤忍不住好奇的問道。

自從被陳河圖紮過針之後,她感覺自己的身體情況在逐漸偏好,比如失眠,偏頭疼,呼吸困難這些症狀,好像都消失了,她非常明顯的感覺到了效果。

陳河圖收回手之後說道:“你體內的毒,需要七七四十九天才能全部清理出去,從昨天開始,每七天都得紮一次針。”

薑妤點了點頭問道:“那你知道我到底中的什麼毒,又是以什麼方式中毒的麼?”

陳河圖剛準備回答。

手機響了。

他掏出手機一看,是媽媽打過來的電話。

他急忙接通電話問道:“媽,怎麼了?”

母親劉桂花在電話那頭說道:“兒子,你晚上能早點回來麼?”

“能啊,有什麼事麼?”陳河圖有些擔心的問道。

母親劉桂花說道:“你堂姐不是在雲夢集團上班麼,她今天正好休息,晚上我和你爸想請她吃個飯,讓她幫我們要過來拆我們房子的賠償款。”

陳河圖懸著的心這才放鬆下來。

“好,我等會就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