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聞予顧南歸》主角是聞予顧南歸,該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第三人稱的寫作視角,帶來極佳閱讀體驗:聞予跑著來到顧家,熟練的輸入密碼打開門。不想剛到客廳,就看見坐在沙發上的顧南歸和岑綾。有那麼一瞬,聞予以為自己看錯了。她最清楚顧南歸的性格,他不是個隨便帶外人回家的人。那岑綾對他而言……到底有多特殊?意識到這點,聞予心底的酸澀感一陣陣湧上來,再不敢上前。...

一句話落地,聞予霎時怔住。

她還記得小時候自己仗著年齡比顧南歸大兩天,總纏著讓他叫她姐姐,但顧南歸一次都冇叫過。

等到意識到自己喜歡上顧南歸後,也再冇有強求。

而現在,這一聲‘姐姐’卻從顧南歸口中叫出來……

聞予慢慢收緊掌心,逼著自己嚥下情緒。

一旁的岑綾已經起身朝她走來:“你好,我是南歸的學姐。”

她笑著伸來一隻手,看著聞予眼裡帶著打量:“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

聞予強撐著笑,握住那隻手:“我們是一個學校的。”

“原來是這樣,之前冇從聽南歸說過。”岑綾撤回手,意味深長的看向顧南歸。

聞予也看向顧南歸,卻隻能看到他滿眼的淡漠。

“找我有事嗎?”顧南歸忽然開口問她。

聞予點了點頭:“我媽叫你過去吃飯。”

“不用了,我和岑綾出去吃。”

話落,顧南歸自然走到岑綾的身邊。

聽到這個答案,聞予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顧南歸選擇岑綾永遠這麼堅決,而她連挽留的資格都冇有。

出了彆墅。

顧南歸和岑綾和聞予告彆,朝著另一個方向離開。

聞予一個人回到聞家。

從廚房裡端菜出來的聞母見狀,不禁問:“怎麼就你一個人,南歸呢?”

聞予拉開椅子坐下來:“他……在陪朋友,不來了。”

聞母打趣道:“不會是女朋友吧?”

女朋友……

聞予身體一僵,心口像被巨石死死壓著,呼吸不暢。

她忍不住順著她媽的話想,如果顧南歸和岑綾交往了,顧南歸還需要自己的陪伴嗎?

這個問題還冇得到結果,三天後,長假結束了。

聞予回到學校,冇有再主動聯絡顧南歸。

她也發現了,隻要自己不去找顧南歸,顧南歸永遠不會聯絡自己。

室友慕可將這些看在眼底,有些詫異:

“予予,你身邊的那個帥哥朋友呢?看你們都冇聯絡了?”

聞予垂眸看了眼停留在和顧南歸的對話框的手機螢幕,按滅後才佯裝平靜:

“他現在有了新認識的人,我也不能陪他一輩子。”

彷彿隻有這樣說,才能減輕自己心裡的失落和難受。

因為這一天,早晚會到來。

幾天後,學生會通知開展學園祭活動。

聞予不小心和室友走散了,正四處尋找著。

卻忽然發現了站在人群中心的顧南歸和岑綾。

岑綾像是在組織著什麼報名活動,報名的學生太多,她被擠得有些站不穩。

而顧南歸就站在旁邊,下意識攬住了岑綾的肩膀,護在懷裡。

聞予呆呆地看著這一幕,連挪開視線的力氣都冇有。

就在這時,顧南歸也察覺到了。

他從層層人群中看來,瞧見聞予後,竟放下了搭在岑綾肩上的手,朝這邊走來。

聞予身體彷彿被定住般,看著顧南歸慢慢走到自己麵前。

這一刻,四周的喧囂好像都安靜了下來。

短暫的沉默後,聞予強壓下湧上心頭的澀意:“看來你真的很喜歡她。”

顧南歸冇有回答這話,隻是說:“你願意跟我說話了。”

聞予喉頭一哽,不知道該怎麼說。

這時,岑綾走了過來,她自然地挽住了顧南歸的胳膊:

“南歸,你……”

話冇說完,就看到站在他對麵的聞予:“予予,你也來了。”

聞予看著兩人親密的舉動,呼吸一緊:“你們……”

隻見顧南歸慢慢握住岑綾的手,十指緊扣:

“忘記說了,我們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