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畢竟是好閨蜜,落晚晚雖然冇有把話說到明麵上,但魏如月還是明白了。

晚晚這就是想要拖延時間!

她迅速會意,然後抬手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你不說我都忘記了,他好像在京市的海邊買了兩個島,島上到底搞什麼工程,我得好好查查!”

“夠了!”沈伊人卻開始不耐煩起來,“不就是想要錢嗎,我給你就是了!”

一百個億又怎麼樣?

沈伊人咬咬牙,還是能拿出來的。

但是落晚晚仍舊是搖頭,糾正道,“不是現在一百個億,而是以後每年都是這麼多,我不認為你給了這次之後,後麵還會再給。”

沈伊人:“……”

的確,她又不是什麼冤大頭,憑什麼每年都給落晚晚那麼多錢?

“讓他們查吧,查完了我再跟你平分,行了吧。”寒長書說道。

他都這麼說了,沈伊人也不好再說什麼了。

她隻能憤恨的看了落晚晚一眼,然後就退到旁邊去,焦灼且不耐煩的等待起來。

落晚晚注意到,十二點之後,沈伊人就開始頻繁的看錶,還不斷的站起來來迴轉悠。

顯然很緊張這個即將到來的一點鐘。

可因為還冇有拿到離婚證,所以她又不得不繼續待在這裡。

也因為這點,落晚晚就很確定,寒長書這次找自己來愛爾蘭,絕對可以一舉拿下沈伊人!

終於,在距離一點鐘還有一分鐘的時候,沈伊人突然站起身來。

“你們繼續查吧,我去車上等!”

可她剛站起來,表情就開始變得痛苦起來。

顯然是開始頭疼了。

而這個時候,原本坐在輪椅上的寒長書站起來,直接挾持住了沈伊人,從懷中掏出了一個針筒,準備紮進沈伊人的胳膊。

“沈小姐!”旁邊的隨從看見,趕忙要上前阻攔、

落晚晚衝上去,一腳踹飛了那個隨從,得以讓寒長書順利的將針筒紮進去。

針筒裡的白色液體注入沈伊人的胳膊,讓她的眼神逐漸渙散。

“晚晚,如月,幫我拖住這些人,我要對她進行催眠,讓她直麵心中最深的恐懼!”寒長書大喊道。

落晚晚和魏如月立馬配合,在旁邊保護寒長書。

他們兩個人都是練過跆拳道的,還是黑段,想要對付這些人非常的容易。

這頭,寒長書正在催眠沈伊人。

憑藉著最後一點清醒,沈伊人緊咬著牙關,充滿了恨意,“寒未遲,我……我現在就按下炸彈的開關,我們一起死!”

“我不叫寒未遲,我叫寒長書。”寒長書提醒道,“另外,我哥胳膊上的炸彈已經被拆除了,所以,你威脅不到任何人了。”

沈伊人愣怔,眼神有片刻的渙散。

也是趁著這個時候,寒長書成功催眠了她。

沈伊人陷入了昏睡中,腦海中不斷的閃現過曾經的記憶。

最後,是小時候的那場大雨,她被關在雞圈裡,瑟瑟發抖,看著麵前雙眼綠光的狼將她的母親給活活咬死。

“不要!”沈伊人撕心裂肺的大喊,整個人昏死過去。

等再醒來,她已經丟失了所有的記憶。

如今的沈伊人,彷彿一張白紙,什麼都不記得了,隻是蜷縮在牆角瑟瑟發抖。

那些隨從見狀,麵麵相覷,都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

“還愣著乾什麼,要是現在不趕緊去搶點東西,後麵可就冇機會了!”魏如月提醒道。

眾人頓時如鳥獸散。

而這頭,寒長書則長長的鬆了一口氣,“就讓她這樣吧,她以後都隻會在害怕恐懼中度過了。”

落晚晚看了一眼沈伊人,隨即點頭,“嗯,我們回家吧。”

她的手機裡,有一條寒未遲剛纔發來的訊息。

裡麵是一張照片。

他和五個小傢夥湊在一起笑得很開心的模樣。

下麵是簡單的四個字。

【等你回家。】

這個世界上,有那麼一個角落,終於成了她的避風港。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