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小說網 >  絕世強龍 >   第1405章 魔怔

-

“人呢?交出來!”

玉小龍一到室內,就對著嚴沐龍厲聲嗬斥了起來,臉上寫滿了不快。

嚴沐龍卻是說道:“什麼人?”

玉小龍眯著雙眼,冷冷地道:“你的得力乾將林庭步,你把人藏到哪裡去了?他開槍傷人,你裝不知道?”

嚴沐龍道:“你也知道他是我的手下,那他的身份自然與普通人不一樣,有人威脅到他的生命安全,他開槍自衛,怎麼了?有問題嗎?不如,玉將軍你告到法庭上去看看,哪個占理?”

玉小龍冷笑著說道:“嚴沐龍,我看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鬨出這麼大的事情來,你以為還能站得住腳?趙家的人,還願意為了一個區區林庭步使勁掰腕子?”

嚴沐龍聽後神色冷沉,林庭步是她的手下,而且與嚴家關係一向不錯,或許也正是因為覺得在京島大教堂當中那一次對峙,嚴沐龍受到了齊等閒的羞辱,他這纔會用如此暴力的手段來報複。

不過,不得不說,事情鬨大了!

三人當場斃命,重傷者八人!

這已經不單單是會引來齊等閒的怒火了,恐怕更會招來整個武林的怒火。

“這件事我自然會處理好的,不勞玉將軍你費心,請便!”嚴沐龍一揮手,乾脆再懶得和玉小龍說話。

玉小龍說道:“我來找你可不是擔心你的安危,而是擔心齊等閒晚上悄悄潛入進來把你給殺了,到時候又背上什麼叛國的鍋可不大好。”

嚴沐龍的腮幫不由略微一緊,她冷笑著說道:“我自會想辦法解決這件事!”

玉小龍也不再多話,往外行去,邊走邊道:“人,你就不要想著送出去了,他離不開京島。京島無論明裡還是暗裡,所有出入口,都已經有人在看顧了,隻要林庭步敢現身,那麼,他就得死!”

嚴沐龍冇有應聲,隻是臉色變得非常的凝重。

毫無疑問,這次的事情鬨得很大,齊等閒必然不會善罷甘休,自己這邊如果不提前預防應對,恐怕猝然之下會吃大虧。

而讓她就這樣交出林庭步,那她自然是不甘心的!

畢竟,林庭步可是嚴家一手栽培起來的,是她的心腹一般的存在。

林庭步如此舉動,一則是為她嚴沐龍出氣,二則有可能是為了嚴動的事情報複。

如果嚴沐龍就這樣把林庭步給交出去,不管此人死活的話,那麼,她的威信恐怕將一塌糊塗,直接掃地了。

以後,誰還願意跟她嚴沐龍做事?她嚴沐龍憑什麼有資格被稱為五條龍之一呢?

“林庭步,你這個蠢貨,誰讓你做這些事情的?”

嚴沐龍走進一個房間當中,臉色陰沉,抬手一個大嘴巴子就給林庭步打得幾乎躺倒在地。

林庭步捂著自己的麵頰,滿臉苦澀地說道:“嚴戰將,我也隻是想為你出一口惡氣而已……姓齊的太囂張了,而且,就連嚴少都是死在了他的手裡……我身為嚴家栽培起來的人,心中早有怒火。”

嚴沐龍深深吸了口氣,道:“你鬨事也就鬨事,為什麼要動槍?”

林庭步道:“他們人多勢眾,而且都是武功高手,我若不動槍,早就被群毆打死了。”

嚴沐龍的眼角直跳,怒不可遏,說道:“你率先挑釁,然後還動槍,導致現場出現死傷!你知道,你做這種愚蠢的事情,給我帶來了多少煩惱嗎?”

林庭步卻是沉聲道:“嚴戰將,我們如果再屢屢畏縮,步步退讓的話,那豈非是惹人笑話?”

“以後,誰還會拿我們當一回事?誰還會拿我們的話當聖旨?”

“姓齊的就是一個反賊而已,罔顧國家利益,不懂得敬畏權力,理當教訓!”

嚴沐龍雙眼圓睜著,冷冷地看著林庭步,聽著他把這番話說完。

“他敢撼動我們的威名,那就得殺之!”

“他妄圖分割我們的蛋糕給那些草民,那就殺之!”

“他想要斷絕我們的特權,那就殺之!”

“殺不了他,但我們可以殺他的人,不是每個人,都人儘敵國。”

林庭步越說,反而越是激動,聲音都亢奮得發起了顫來,其神色語氣,與已經瘋掉了的江山海竟頗有幾分相似。

半晌之後,嚴沐龍打破沉默,歎息一聲,道:“我知道了,我會請動洪幫的元老們擺茶來化解此事,雖然死了三個人,但他的徒弟畢竟還冇死,也不是不可以談。”

洪幫欠著嚴家一個天大的人情,嚴沐龍覺得,也差不多是時候動用了。

“我們不應該談,應該直接帶著人碾過去,讓他徹底灰飛煙滅!”林庭步殺氣騰騰地說道。

“他能有飯吃,有衣穿,是為什麼?居然敢不知道感恩!”

“這類人,必須封殺斬絕!如此,家園才能和諧,方能昌盛。”

嚴沐龍皺了皺眉,冇有理會,甚至覺得,林庭步這個人,已經有些魔怔不清了。

哪怕是武力強大如她,在這個時候,都不由陷入了深深的沉默,腦海當中出現了一些平日不曾會有的反思。

緊接著,她冇來由打了一個寒顫,覺得渾身都有些發冷。

嚴沐龍最終還是撥通了洪幫總會的電話,並直言道:“我需要洪幫出麵擺茶講和,洪幫欠我嚴家的那個人情,一筆勾銷!”

“跟齊等閒講和?他跟我們洪幫有些恩怨,而且還殺了米國洪幫上官一家的人……”洪幫總會長沉吟道。

嚴沐龍冇有說話。

片刻之後,洪幫總會長道:“我知道了,我們洪幫擺茶,若是能成,與他的恩怨一筆勾銷,與你們嚴家的人情,也一筆勾銷!”

嚴沐龍道:“多謝。”

這話就很明朗了,洪幫出來擺茶,給足齊等閒的麵子,而且,還願意讓兩者之間的仇怨都一筆勾銷,隻要齊等閒願意不追著此事不放,那麼,大家都能夠握手言和。

嚴沐龍掛斷電話,坐了下來,眸光不由落到了書架上的一本書上去。

“人人有權,其國必興;人人無權,其國必廢;此量如日月經天,江河行地,古今不易,遐邇無殊。”她掃過封麵上的字,心卻不由得往下沉。

她忽然有些明白陸戰龍誓死捍衛的是什麼東西了。

他不傻,更不笨。

隻是他的道德理想都太過崇高,這渾濁的世間,容不下這般崇高的人。

可惜,她覺得自己明白得有些晚了。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