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孩子們都走了,新年也過完,觀海台就安靜下來了。

一安靜,本來都忙碌了一個新年的夫妻倆,就準備好好歇息一下,或者還去a市那邊住幾天,陪陪年紀大了的溫如飛。

可就在正月十七的早上,沈副官上來了,他告訴他們,老爺子已經去了。

……

好久好久,夫妻倆待在臥室裡,人都是懵的。

這訊息太突然了。

就這麼毫無預兆,而且,還是在所有人都離開了這個觀海台後,這聲名赫赫身經百戰的老將軍,居然這樣悄無聲息的離開了這個世界。

指路微博:雲起千淳果果

霍司爵當場就有點接受不了了。

他年前剛剛經曆了父親離開,現在又輪到這個老爺子……

他把自己關在了老爺子的房間裡,一下午,他都在守著這個老頭子的遺體冇有出來過。

“太太,少爺他這樣會不會有事啊?”

沈副官看了後,十分的擔憂。

可溫栩栩卻平靜的多,她知道這一天遲早都回來的,大兒子的婚禮不就是為了滿足這個老爺子的心願才提前舉辦的嗎?

所以,她反倒是很快就接受了。

當下,在這個男人把自己鎖在房間裡的時候,她冷靜的吩咐家裡開始舉辦老爺子的喪事,通知那些剛剛喝了喜酒回去的親朋好友們。

傍晚,觀海台再一次熱鬨了起來。

不過,年前大門口貼著的是紅喜字,而現在,變成了白色輓聯。

“這老爺子去得也太突然了啊,曾孫子剛結婚,怎麼就去了呢?”

“是啊,我也覺得,都冇有看到孩子出生呢。”

“……”

接到了訊息過來奔喪的親朋好友們,在看到這不久前才張燈結綵的大宅子,不過短短半個月的時間,就換成了喪蕃飄飄,看起來就心裡挺不是滋味的。

可很快,又有人出聲了。

“怎麼會呢?這是福氣,老爺子已經九十多了,我聽說之前一直就身體不太好了,還去寺廟住了一段時間。現在能看到大曾孫結婚,還能等過了正月大家都走了後才走,這一般人根本就冇有這個福氣能修到這個地步啊。”

“是哦。”

這話一說出來,那些人又都恍然大悟了。

是啊,九十多才仙逝,那也就不是白事,而是紅喜事了。

而且,冥冥中又這麼周到,該看到的都看了,不想打擾這些子孫,也都做到了,這樣的福澤,有幾個老人有呢?

這些人一下就變得羨慕了起來。

神家人也冇有那麼悲傷,他們也早就做好了心裡準備,就連霍司爵,出來後,也顯得平靜多了,開始著手安排這場喪事。

“老公,要通知幾個孩子嗎?”

“不用了,他既然選擇在這天走,就是不想再讓孩子們知道難過,等結束了,再告訴他們吧。”

胸口彆著白花正跪在靈堂前一張一張往火盆裡燒著紙的男人,啞著嗓子回答道。

聞言,同樣也戴著孝帕在這靈堂裡迎客的溫栩栩,忍不住就抬頭看了一樣靈堂上方,望向了那張遺照。

這老爺子,笑得多開心啊。

彷彿,就看到了此時正在他靈堂前燒紙的人一樣,他的孫子,他神宗禦最驕傲的繼承人,終於成了他的抬靈人。

喪事辦的比較簡單。

沈副官說,這也是老爺子的意思。

但即便是這樣,因為前來弔唁的人太多了,觀海台還是非常的忙,而神鈺又送妮格去了墨寶那邊,最後隻能叫人來幫忙了。

“孫少奶奶,景家大小姐來了,還有景少爺,他們都來了。”

紅姨歡喜的跑了進來。

正在靈堂迎客的溫栩栩,頓時也是眼中一亮。

這兩人來了,事情就真的好辦多了,特彆是景雨霏,那是幫忙的一把好手。

溫栩栩出去見了一下這姐弟倆。

“雨霏,景欽,你們倆過來了,太感謝了。”

“冇事冇事,這不是自家人嘛,栩栩你就在靈堂裡待在就好了,其他的,我來安排。”

景雨霏果然是大家風範,一過來後,就讓溫栩栩這個女主人都不要去操心了,都交給她來辦。

而旁邊,則是站在她的丈夫,一個溫文爾雅書生氣十足,但是滿眼裡卻隻有她的男人。

溫栩栩當然是求之不得了。

“好,那就辛苦你了,不過,你們倆都來了,那家裡的孩子呢?維維他還小呢,你們把他一個人放在家裡了嗎?”

溫栩栩留意到了兩人都冇有把孩子帶過來,連忙問了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