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嗚”,淩厲的掌風和簌簌的毒蛇爬行聲中,萬林跟著就在黑暗中,猛地向前伸出雙臂,他一把抱住向前踉蹌的爺爺。

他眼睛同時在黑暗中看到,飛出的匕首和右前方的洞壁上,正發出一股綠瑩瑩的光芒,飛出的匕首猶如閃電一般劃過洞中,跟著就狠狠插在了綠瑩瑩的洞壁上。

漆黑的山洞在洞壁和匕首隱隱亮起的綠光中,突然充滿了一股神秘的色彩,一陣陣簌簌的毒蛇爬行聲跟著響起。

萬林抱住爺爺,他盯著那片綠瑩瑩的洞壁喊道:“風刀、成儒,亮起手電監視洞邊,防止毒蛇湧來!”他在黑暗中雖然看不到洞底那群毒蛇,可簌簌的聲音已經告訴他,那群毒蛇正在隱隱的綠光中,在洞底扭曲著身子飛快的移動。

萬林急促的喊聲中,站在老人兩側的成儒和風刀跟著就按亮了手電,後麵的靈玉和小和尚也趕緊按亮了手電。

四支強光手電發出的明亮光束中,剛纔還聚集在右側洞壁下的蛇群,正飛快的向側麵洞底一個低矮的洞口湧去,蛇群猶如退去的潮水般迅速消失在漆黑的洞口。

萬林幾人望著下麵山洞突然消失的蛇群愣住了,他們已經看清,那些原本聚集在這裡的毒蛇,並冇有向他們這些突然闖入的不速之客爬來,而是在洞壁和那邊玄虛觀匕首閃出的幽暗的綠光中,爭相恐後的向湖黑漆漆的洞中爬去,轉眼間已經不見了蹤影。

幾人詫異的看了一眼周圍,跟著就移動手電向右下方那片黑漆漆的洞壁上照去,幾人的臉上跟著就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色。

凹凸不平、發出著隱隱藍光的洞壁正中,那把玄虛觀掌門隨身佩戴的玄鐵匕首,已經深深的插在堅硬的洞壁岩石上,隻有鑲嵌著幾顆寶石的刀柄依舊留在外麵。

山洞突然亮起的手電光柱中,刀柄上鑲嵌的幾顆寶石折射著五顏六色的光芒,露出的刀柄正在洞壁上發出“嗡嗡”的震動聲。

萬林盯著洞壁上顫動的匕首,他跟著低聲命令道:“成儒,你和風刀仔細搜尋周圍,看看還有冇有殘留的毒蛇。淨恒、靈玉,你們在爺爺身邊保護,注意腳下。”

萬林發出命令,舉著手電大步走到右前方的洞壁下,他凝神向插著匕首的洞壁上望去。靈玉和小和尚也提著槍走到爺爺身邊,兩人跟著老人一同走到洞壁下,三人也仰頭凝神注視著黑漆漆的洞壁。

老人站在萬林身邊,他左手依舊在洞壁傳來的力道中緊緊抓著刀鞘,刀鞘上的寶珠也發出著一縷縷白光,淡淡的白光直奔插在洞壁上的匕首射去。

此時,洞壁堅硬的岩石發出著隱隱的藍光,露在洞壁外的刀柄寶石,在縷縷白光的照射下,反射著一片片彩色的光芒,整片洞壁流光溢彩,給人一種迷幻的感覺。

“哎呀,好神奇的洞壁,就像一副流動的壁畫一樣!”靈玉眨動著眼上長長的睫毛低聲叫道,兩隻大眼睛中透著驚喜的神色,她情不自禁、神色有些恍惚的伸手向洞壁上摸去。

就在靈玉的右手觸摸到洞壁的瞬間,突然打了一個寒顫,她猛地縮回手驚叫道:“哎呀,好涼呀!”

站在她身邊的萬家老人大驚,一把抓住靈玉的手臂,他跟著就感到一股寒氣從靈玉的手臂上傳來。老人他趕緊拽著靈玉向後退了半步,一股溫暖的氣息同時向女孩的手臂上湧去。

小和尚聽到靈玉的驚叫聲,也趕緊扭頭看著靈玉關切的問道:“靈……玉,你……你冇事吧?我……我也摸摸。”這小子也跟著伸手向洞壁上摸去。

正凝神注視著洞壁的萬林,看到小和尚也揚起手伸向洞壁,他趕緊伸手抓住這小子的手臂嗬斥道:“你乾什麼呢?”

小和尚仰頭看著流光溢彩的洞壁,他眯縫著眼睛回答道:“萬、萬師哥,你看那個匕首下麵,似乎有一股白光射出,跟爺爺那把刀鞘寶珠射出的白光一……一樣,我……想摸摸那個白光後麵,是不是也……也有個神奇的寶珠?”

萬林和爺爺聽到小和尚的回答,兩人都凝神向插在洞壁下的匕首下方望去。一道隱隱的白光正從刀柄寶石反射的彩色光芒中射出,在五彩斑斕的光芒中,不注意確實無法發現這道隱隱的白光。

靈玉也眨動著清澈的大眼睛,仰頭望著洞壁、抬手指著插在洞壁上的匕首叫道:“爺爺、大哥,你們看,刀柄下麵確實有一道白光,我小師哥冇看錯。”

萬林聽到靈玉肯定的聲音,他扭頭看著小和尚和靈玉低聲說道:“你們倆站在我和爺爺身後,不要靠近洞壁,洞壁上的寒氣太濃烈。”

他跟著又看著爺爺說道:“爺爺,您把刀鞘給我,我用刀鞘上的寶石靠近洞壁試試,這片洞壁好像很神奇。”

老人猶豫了一下,跟著將刀鞘遞給萬林叮囑道:“好,你小心點!這片洞壁對刀鞘和匕首有很強的吸力。”他隨即將萬林肩頭的小花抱起,緊緊摟在懷裡,防止這隻凶猛的異獸撲向前麵洞壁。

萬林隨即接過刀鞘,他立即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吸力正從洞壁上傳出,他趕緊用雙手緊緊抓著刀鞘,提起全身功力攥住刀鞘。

此時他突然明白了,爺爺那麼深厚的功力,手中的匕首為什麼都會脫手飛出,這股力道確實十分強大,就好像有萬鈞之力抓著刀鞘向洞壁靠去。

萬林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隨即雙手緊緊抓著刀鞘,藉著前麵洞壁上傳來的那股強大吸力,將刀鞘慢慢向這片神秘的洞壁靠去。

此時,他雙腳岔開,手背和額頭上已經迸出了青筋,身上已經湧出了一層淡粉色的真氣。他眼中冒著精光,緊緊盯著洞壁上那道隱隱射出的白光。

周圍幾人的眼睛也都盯著萬林逐漸向洞壁靠近的刀鞘,臉上透著極度緊張的神色。

洞內簌簌簌簌的毒蛇爬行聲已經消失,寬敞的山洞內突然一片寂靜,眾人的眼睛全都盯著萬林向前揚起的刀鞘,臉上的神色突然變得十分緊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