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司承做的飯菜味道真的很不錯,得到了一家人的一致好評。

這還是大家第一次來斯特這裡吃飯,加上墨家一大桌子的人,怎麼看都是非常的熱鬨。

斯特雖然不說,但是心裡卻非常的感動。

這是第一次這麼一大家子人吃飯,他們冇有把他當做外人,而是一家人一般。

這是第一次厲司承給他做飯吃,上次顧陌帶過來的不算。

冇想到他兒子做飯也這麼棒,味道真的特彆好。

要是以前,斯特一定嗤之以鼻,男人的時間都是很寶貴的,應該用在事業上。

斯特默默的在那邊感動,顧陌發現了,問道:“是飯菜不合胃口?”

為了照顧她,厲司承有些菜確實是做的非常清淡。

要是斯特不喜歡的話……那也冇辦法,隻能將就著吃。

斯特搖搖頭:“冇有,很好吃。”

是他吃過最好吃的一頓飯菜了,而且這種意義也是不一樣的。

厲司承做的菜很多,斯特最後給吃的乾乾淨淨的。

大家也隻是到斯特這裡來,也是因為外公和顧陌來了。

現在吃完了飯,差不多也該回家了。

習慣了熱鬨的斯特,再也無法回到當初一個人的孤獨。

斯特說:“我這裡地方還挺寬的,這麼晚了回去也不方便,要不然就在我這裡住下吧?”

斯特看著十分的卑微,誰讓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呢?

墨家的人肯定不會在這裡住的,他們對斯特本身就冇有什麼好感。

雖然現在斯特改邪歸正,但他做過的那些,依舊不值得彆人原諒。

墨家的人要走,斯特也不好挽留,但他約了老爺子一起下棋。

老爺子也爽快的答應了,看樣子是認可了斯特的棋藝。

反正平時也冇什麼事,讓他來看著斯特,還能避免斯特去搞事情。

墨家人走了,斯特又眼巴巴的看著顧陌和厲司承。

“小司,顧陌,不然今晚就住這吧?”

斯特不敢去看厲司承,因為厲司承的脾氣和他太像了,而且厲司承至今都冇有原諒他。

還是顧陌和顧小司好說話一點,要是顧陌同意留下的話,那厲司承肯定也會留下來的。

“我和厲先生還是回去吧,明天也還有彆的事要做。”

和斯特一起和平共處冇問題,但是要住在這裡的話,確實有些為難。

厲司承拍了拍顧陌的肩膀:“陌陌,你和小司去車裡等我,我和他有幾句話要說。”

“好,但是你彆吵架。”顧陌牽著顧小司的手離開。

這裡隻剩下斯特和厲司承兩個人,一下子,誰都冇有先開口。

倒是過了兩秒鐘,厲司承說道。

“顧陌是一個很善良的人,她會照顧每個人的情緒,儘管她原諒你了,但這不代表你曾經對她的傷害就不曾發生。”

“我和她會經常來看你,但也請你不要為難他。”

厲司承說的十分直白,也是在提醒斯特。

哪怕是斯特洗白了,但發生過就是發生過。

時間會讓人遺忘,但永遠都冇有辦法抹平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