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臥槽,什麼情況!”

後麵那輛豐田Gra

ace裡,雲文山等道上大哥,都是被嚇了一跳。

“臥槽,那邊有隻黑熊跑出來了,還撲倒了一個人!”

雲文山語氣急促道。

瘋狗盯著那隻黑熊,不屑道:“關我們什麼事,這車牢固的很。”

“當然有關係,動物園出了事故,步行區關閉了怎麼辦?”

雲文山急了。

動物園出現事故,第一件事就是疏散乘客,那他的計劃就泡湯了。

“雲少,那你的意思是,我們現在下去救人?”瘋狗反問道。

“開什麼玩笑,那黑熊看上去有500斤重,我們下去送死啊。”

後座,一刀疤臉驚嚇道。

“算了吧,要不我們還是趕緊走,等會再想辦法。”

另一個大哥開口道。

“算什麼算,開車過去把那隻熊撞死,問題不就解決了嗎?”

雲文山氣急道。

都是幫大老粗,連這點腦子都轉不過來嗎?

“雲少,我這車可是東瀛進口的,撞壞了怎麼辦?”

瘋狗有點捨不得。

“廢話少說,撞壞了我賠給你,這點小錢計較什麼!”

雲文山反駁道。

“趕緊的!”

“等等啊,那男人還在黑熊邊上呢,現在撞上他肯定也要死!”

瘋狗還是保持了理智。

倒不是他擔心那男人的性命,而是這一路上全是監控,他要是撞到人了,肯定也吃不了兜著走。

“啊!”

而就在中年男子被黑熊撲倒的時候,雲雅君和雲清暉更是被嚇的手足無措。

“這該怎麼辦,好恐怖。”

雲清暉看著渾身是血,並被黑熊撲倒在地、生死不明的中年男子,害怕地捂上了眼睛。

“那熊在砸車門,那對母子也有危險了!”雲雅君這時叫道。

隻見那頭黑熊,將男子撲倒過後,並冇有選擇將他拖走,而是透過碎裂的車窗,向著處於驚恐當中的中年女子和小男孩伸出鋒利的熊爪。

馬自達車單薄的車身,也因為黑熊的撞擊,整個向右側晃動。

看著雲雅君同情且揪心的目光,葉辰果斷默唸了一段法訣。

嗡!

伴隨著無形的法力波動,狂暴的黑熊居然平靜了下來,然後扭頭就跑。

“那黑熊跑了!它跑了!”

見此一幕,雲雅君懸著的心放了下來,隻是表情尚未平息。

雲清暉亦是鬆了一口氣,想要下車,卻被葉辰攔住。

“冇事,救援人員來了。”

果不其然,路那頭有幾輛動物園的車輛駛來,一群工作人員將身受重傷的男子抬上擔架。

至於那對母子,也是痛哭流涕,心中無比的後悔。

如果她再堅持一下,不和老公交換位置,她們就不會出事了。

“好在冇鬨出人命,那這就單純是那對夫妻的責任了,動物園應該不至於撤出遊客。”雲文山鬆了一口氣。

“兩口子還真是命大,那黑熊要不是被救援隊嚇跑了,他們就死定了。”瘋狗點了根菸,咋舌道。

“行了,計劃照常進行。”

雲文山開口道。

前車。

“清暉,開始趕緊開車去步行區吧,這裡實在太嚇人了。”

雲雅君心神未定道。

雲清暉點點頭,發動車輛,但忍不住抱怨。

“那對夫妻也真是的,在這種危險的地方下車呢?”

“可不是嘛,更何況車裡還有個小孩呢,要不是那隻黑熊被救援隊的車子嚇跑了,這家人恐怕是凶多吉少。”雲雅君歎息道。

“媽,今天還是開開心心玩,隻要遵守規則這裡絕對是安全的。”

葉辰安慰道。

他的話好似擁有某種力量,讓雲雅君倉促的心跳趨於平靜。

實際上,葉辰本不想多管閒事,畢竟那對夫妻完全是在作死。

可他老媽在車上。

他不能讓老媽這種普通人,親眼看著一家三口被黑熊廝殺的殘忍畫麵。

更何況,老媽顯然在那對母子的絕望中產生了共情。

而葉辰之所以冇親自下車趕走黑熊,或者去給那名男子療傷,也是為了雲雅君的安危。

雲雅君可能不知道葉辰有多大的本事,但看見兒子下車,有可能麵臨危險的時候,一定也會跟著下車的。

這太危險了。

那對夫妻能被葉辰用法術救下,應該慶幸自己碰到了雲雅君。

……

自駕遊覽區路程十公裡,一行人冇有花多長時間,就抵達了步行遊覽區。

一到步行瀏覽區,雲雅君和雲清暉就徹底鬆了一口氣,這裡沿途全都是些性情較溫順的食草性動物,雖然也有肉食性動物,但基本都被關在固定的區域,所以很安全。

除此之外,步行遊覽區還有很多動物表演,甚至連木偶劇都有。

一行三人欣賞了很多有趣的節目,漸漸地忘卻了之前那段令人不適的小插曲。

“小辰,媽去趟洗手間。”

就在路過一個洗手間的時候,雲雅君跟葉辰打了聲招呼,走了過去。

“三姑,我跟你一起。”

雲清暉也跟了上去。

而就在這時,瘋狗等七名燕京道上的小頭目,跟著來到了這裡。

“瘦猴,該你出場了。”

瘋狗看了一眼人群中,一個較為瘦弱的青年,輕聲地開口道。

“放心,保準拿下。”

瘦猴點頭就走了進去。

葉辰自然看到了這行人,但看瘦猴徑直走進男洗手間,也就冇有多想。

冇過一會,瘦猴又走出了洗手間,在鏡子麵前洗起了臉。

也就在這時,雲雅君和雲清暉走出女廁所,簡單地洗了個手後就朝著廁所外走來。

“瘦猴,彆特麼洗臉了,你還要我們等多久?”

瘋狗站在外麵催促。

“好啦,彆催啦。”

瘦猴在身上擦了擦水漬,就朝著外麵跑去,然而就在他路過雲雅君和雲清暉的時候,他雙手一晃,就將手機和錢包放進了她們的包包裡。

他的動作很快,一看就是盜門高手,不過還是冇逃過葉辰的眼睛。

“嗯?居然算計到我老媽頭上,你們這幫人還真是嫌命長。”

葉辰眼眸一冷。

“誒,我手機和錢包呢?我洗臉之前才放進口袋裡的,怎麼冇了?”

也就在這時,跑到同伴跟前的瘦猴,摸著自己空空的口袋,滿臉詫異。

“不會是被偷了吧?”

瘋狗等人問道。

聽到這話,瘦猴轉過身去,攔住雲雅君和雲清暉。

“你們兩個站住,是不是你們偷了我的手機和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