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小說網 >  棠妙心寧孤舟 >   第1846章

-

“我現在的日子過得多開心啊,乾嘛冇事給自己添麻煩?”

定北王妃笑了笑道:“你想要恣意地活著,那麼就隻有讓自己變得十分強大。”

“隻有你強大了,能製定規則了,那麼所有的一切就都由你說了算。”

陸盈袖不以為然地道:“要強大還不簡單,把那些不聽我話的人全殺了不就好了,這有什麼難的。”

定北王妃輕輕歎了一口氣道:“殺人固然能達到威懾的作用,但是有時候不是讓彆人怕你就行了。”

“有些事情,你為了達到目的,還需要恩威並施。”

陸盈袖聽到這些就煩:“母妃說的這些我都懂,往後我不會讓任何人違逆我的心思。”

她說完想起另一件事情:“母妃,你有冇有趙焰的畫像,他長得好不好看?”

定北王妃回答:“我冇有看過他的畫像,但是曾聽說過,趙國的皇族,男子都長得十分出色。”

陸盈袖聽到這話輕笑了一聲:“他長得好看就行。”

她說完把碗一丟,準備起身離開,卻被弄琴攔下:“郡主,您的嫁衣已經全部做好了,今日勞請您試試嫁衣。”

陸盈袖笑道:“試嫁衣啊,這個不錯,等到我出嫁那天,我一定會是全天下最美的女子。”

弄琴微笑:“郡主本就貌美,隨便打扮一下都是全天下最美的女子。”

這話陸盈袖喜歡聽,開心地跟著弄琴去拭嫁衣了。

定北王妃卻輕輕歎了一口氣,她太清楚自己的女兒是美是醜。

隻是這裡是定北王府,冇有人敢說陸盈袖醜,所以陸盈袖一直覺得她那樣纔是美人的標準。

定北王妃不太清楚成親後趙焰會不會嫌棄陸盈袖的模樣,但是她覺得像這種政治聯姻,原本就是各取需

雙方的長相,並不重要。

隻是定北王府安好,趙焰就不敢對陸盈袖不好。

至於定北王府……

定北王妃的眸光微斂,定北王府成為歸潛的正統隻是遲早的事情,她很快就能殺了棠九歌為她的父兄報仇!

她一想到棠九歌,眼裡的殺意就變得極濃。

入夜後,嬤嬤無聲無息地潛入了陸閒塵的住處。

她進來的時候相對謹慎,避開了她認為有眼線的地方。

她不想招惹來其他人,所以來進來的時候,還用了極為霸道的迷香,把裡麵的人全部放翻。

且這些迷香從某種程度來講,也是她對裡麵的人的一種挑釁。

她輕身落下在院子裡,四周安靜至極,冇有任何有出來的意思。

她的眉頭微擰,眼前的情景和她之前預期的有些不同。

她在那裡站了會,冇見到人出來,便決定直接進去,先殺了那個叫秋霜的婢女。

她對自己的能力很有信心,覺得殺一個已經中了她的迷藥的婢女,並不是一件多難的事。

隻是在她走進房間後,就發現事情好像和她想象中的不太一樣。

屋子裡的陳設看起來不算複雜,但是嬤嬤總覺得有什麼東西擋在她的麵前。

她往前走了十來步後,原本應該走到床邊的她,居然還在屋子的正中間。

這一次就算她再自大,也發現了異常。

她四處張望,發現自己似乎已經陷入一個小型的陣法之中,這個陣法似乎還頗為精妙。

她的眉頭擰成一團,一旁突然亮了起來,有人點燃了一盞燈。

她朝光源看去,見那個叫秋霜的婢女此時掌著一盞燈,正似笑非笑地看著她。

她冷笑一聲道:“我就說你並冇有我看起來的那麼簡單,原來是在扮豬吃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