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小說網 >  棠妙心寧孤舟 >   第1843章

-“否則以她的性子,一定會為難你。”

棠妙心的唇角微勾:“這事你放心好了,我心裡有數。”

陸閒塵不知道為什麼,聽到這話心裡生出不好的預感。

事實證明他的預感是正確的。

他第二天就看見棠妙心給定北王妃遞紙條。

他十分好奇她在上麵寫了什麼,她卻不給他看,隻讓送來灑掃的丫鬟送給定北王妃。

定北王妃那邊很快就送來了獎賞:一錠一兩左右的銀子。

這個結果讓陸閒塵更加坐不住了,他不知道棠妙心對定北王妃到底說了什麼,竟還能拿到賞。

他再次問棠妙心:“你到底給老妖婆寫什麼了?”

棠妙心衝他眨眼睛:“這事你不用管,你隻需要好好做的世子。”

陸閒塵的心裡更加不安了,這件事情把他的心勾得癢癢的。

於是在棠妙心下午再次給定北王妃送條子的時候,陸閒塵去看了一眼。

這一眼看起來平平無奇,上麵跟記流水賬一樣:

從他早上起來,什麼樣的時辰裡做了什麼事情全部記得一清二楚。

甚至連他去茅房的時間都有記錄。

下麵還有棠妙心自己發散性的猜想:世子每次如廁的時間都很長,疑似便秘。

陸閒塵:“……”

他整個人是大寫的無語!

她把這玩意寫上,是噁心他,還是噁心定北王妃?

棠妙心勸陸閒塵:“凡事不要太較真,你應該也看出來了,這上麵的東西都是我瞎編的。”

“既然都是瞎編的,那就不要太在意。”

陸閒塵當然看出來了,她的這張紙上的東西大部分都是她瞎編的。

鑒於她從來不做無意義的事情的原則,他問她:“這張紙裡你是不是還給我挖了坑?”

棠妙心一臉認真地道:“冇有的事,我就是去老妖婆那裡混個臉熟,順便撈點經驗值。”

陸閒塵定定地看了她好一會,總覺得這件事情冇有那麼簡單。

果然這張紙送過去後冇多久,定北王妃那邊就來人請她過去。

棠妙心微微一笑,直接起身把隨身的東西理了理,然後就十分坦然地過去了。

陸閒塵看到她的樣子,心裡有些發毛,他問書秀:“她到底要乾嘛?”

書秀的眼裡也滿是擔心:“她說要借這一次的事情試出定北王妃身邊毒醫的存在。”

“她的行事我從來就冇有看懂過,所以這一次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想要做什麼。”

“但是她一向十分惜命,應該不會有大的問題。”

陸閒塵的心裡依舊不安。

隻是他的不安冇有持續太長時間,因為棠妙心很快就安好無損地回來了。

她不但回來了,頭上還插了一支金光閃閃的簪子。

陸閒塵有些震驚地看著那隻簪子問:“哪來的?”

棠妙心回答:“當然是老妖婆賞的。”

陸閒塵:“……”

如果他冇有記錯的話,定北王妃行事是有些摳門的人,賞人的銀子數額並不大,都是碎銀子。

這一次一賞就是大金簪子,這不太符合定北王妃平時處事的方式。

他有些擔心地問:“你就不怕這隻簪子有問題?”

棠妙心笑道:“這支簪子當然有問題。”

陸閒塵:“……”

有問題她還戴著?

棠妙心卻冇有解釋什麼,隻是把簪子從頭上取了下來,然後按動機括,簪子綻開,裡麵爬出一隻雪白的蟲子。

陸閒塵嚇了一大跳,棠妙心眼疾手快地拿起桌上的一本書,就把那隻白蟲子打扁了。

白蟲子的肚子爆開,裡麵的汁液粘在書上,是碧綠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