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小說網 >  沈西墨司宴 >   第886章

-

把墨老爺子送回家之後,吳月蓮主動請纓,和宋月華一起留下來照顧墨老爺子。

眾人也就由著她。

沈西便和墨司宴一起回了兩人住處。

一路上,墨司宴都沉默不語。

回到家之後,他看著沈西總算先開口了:“你想問什麼。”

“爺爺好端端的,怎麼會突然嘔吐,是不是你安排的?”沈西到底還是冇忍住,問出了心底的疑惑。

墨司宴淡淡一笑:“怎麼會這麼認為?”

“難道不是嗎?”沈西湊近了墨司宴問,“你是不是發現什麼異常了?你覺得爺爺的病有蹊蹺?所以藉著這個機會給爺爺做個全身檢查嗎?”

墨老爺子的狀態確實不太好,也不太對,連沈西都看出了異樣,墨司宴不可能發現不了。

所以沈西猜想,墨司宴就是故意藉著這個機會,送墨老爺子去醫院重新做個檢查,他得自己確認過才放心:“隻是檢查結果並無異常啊,倒是大伯那樣子……”

“好了,墨太太,彆瞎猜了,時間不早了,該去洗澡睡覺了。”墨司宴阻止了沈西戶的胡思亂想,催促她去洗澡。

沈西按了按發脹的太陽穴,便也點了點頭:“行,那我先去洗澡,等我洗好了幫你洗。”

墨司宴聞言,唇邊揚起一抹勾人笑意:“那就麻煩墨太太了。”

明明隻是一句再正常不過的謝意,沈西卻被他看得臉紅心跳,拿著睡衣就去了洗手間。

墨司宴背上的傷經過這段時間的休養倒是好得差不多了,但是這疤也留下了。

每每看到墨司宴背後這道橫貫後背的疤痕,沈西總是覺得很心痛,即便是擦拭過去,也刻意放輕了力道,深怕弄疼了他似的。

墨司宴雖然背後冇長眼睛,但是卻能感受到沈西的情緒,對她說:“沒關係,不疼了。”

“但是留疤了。”

“不要緊,在後背上,我也看不到。”

“但是我看得到啊!”沈西聽到他的話,真是又好氣又好笑,難道自己看不到,這疤就可以當做不存在了嗎?

“墨太太,你這是嫌棄我了嗎?”墨司宴幽怨的語氣,聽來還有些委屈。

“胡說八道什麼呢。”沈西真想拍他一下,但是一看到他這傷痕累累的身體,又下不去手,隻能悻悻然作罷,然後放下手中的藥瓶,“好了,背上的藥上來了,我看下前麵的。”

“嗯。”

墨司宴如今總算可以平躺在床上,這個腹部曾經也受過刀傷,如今又加了槍傷,真的是傷上加傷。

“彆皺眉,像兩條毛毛蟲,太醜了。”

“……”沈西替墨司宴上藥的手一頓,“你也不看看自己這什麼身體,竟然還有臉嫌棄我的眉毛像毛毛蟲?”

“我身體怎麼了,我身體不是很好。”

“你現在這副風一吹就能倒的樣子,你敢說自己身體很好?”沈西真是被氣笑了。

墨司宴挑眉:“我身體好不好,墨太太要不要試試?”

“……”沈西落在墨司宴平坦腹部上麵的手一頓,視線不經意往下一掃,看到某個地方的變化,她頓時臉紅心跳,嗔怒道,“都這個樣子了,你怎麼還有這個閒情逸緻!”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