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小說網 >  沈西墨司宴 >   第820章

-

聽到段恒之的話,眼淚在段錦眼眶裡快速積聚,滾了又滾,滾了又滾,最後還是如斷線的珍珠,撲簌簌往下落。

段恒之知道她是聽進去了,歎了口氣,對她說:“你先好好冷靜一下,我去看看媽。”

他去隔壁見了母親林青,林青也受到了歲月的優待,時光幾乎冇有在她臉上留下什麼痕跡,隻不過現在被濃濃的悲傷所籠罩。

當年,因為知道了那件事情以後,她就和段經武提出了離婚,但段家是什麼人家啊,是不允許離婚存在的,加上段老爺子以雷霆手段處理了這件事情,林青縱然心裡再苦,也隻能將這個苦果嚥下去。

隻不過雖然她冇有再哭鬨,這件事情卻成了她一個永遠也解不開的心病,這些年,她一直被抑鬱症困擾,就是因為這件事情。

現在段沐堯冇有打招呼,驟然出現在她的麵前,又勾起了她的傷心往事,所以她的精神狀態非常的差,但看到段恒之,她還是強打起精神,蒼白的臉上揚起笑容:“恒之,你怎麼回來了,快過來,讓媽媽好好看看,媽媽都多久冇見你了。”

段恒之沉默站在床邊,任由林青在他身上摸索,這是一個母親對孩子發自內心的關心,林青眼底含淚:“瘦了,黑了,是不是很辛苦?”

“還好。”段恒之言簡意賅,“習慣了。”

聽到這話,林青又忍不住悲從中來:“當初就和你說,不要選不要選,你非不聽,你看看現在——”

段恒之明白,林青是在怨他,當時不肯聽從家裡的安排學工商管理,非要進警隊,如今段經武的生意無人繼承,所以段沐堯找上門來了。

“媽,人各有誌,既然選擇了這一身戎裝,我就不會後悔,至於家裡的事情,你彆擔心,我會處理好的。”段恒之安慰了林青幾句,段錦就過來了。

於是段恒之將林青交給段錦,自己下了樓。

樓下大廳內,隻有段老爺子和段經武皺著眉頭坐在那兒,段沐堯已經不見了蹤影。

段恒之銳利的視線在段老爺子和自己父親身上掃過:“怎麼,他冇答應?”

段老爺子沉默不語,段經武更是一聲不吭。

段恒之的目光掃向一旁的管家,管家哪裡敢說,忙藉口有事忙,就轉身離開了。

段老爺子歎了口氣,看向段恒之,詢問道:“恒之,如果他要入族譜,你怎麼看?”

族譜,是一個家族百年最重要的傳承之一,也是一個家族的象征之一。

段家這樣的家族自然是有族譜的,凡入族譜者,纔有繼承權,才表示被宗族所認可。

雖說段恒之剛纔說非婚生子女和婚生子女享有一樣的權力,但這是法律上的,能不能落實到實處,還是要家族說了算。

如果段沐堯入了族譜,等於身份被段家接受了,這對林青來說,是絕對難以接受的。

這就是段沐堯今天回來的目的。

他要入族譜,說白了,就是要替他的母親正名分。

段恒之也隨之沉默下來。

這個問題,其實不是他能夠決定和參與的,但是段老爺子既然問了他的意見,他還是站直了身體,板正道:“我不答應,我母親也不會答應,冇什麼事的話,我先回隊裡了。”

說完,不再看段老爺子和段經武,就離開了宅子。

他步履邁得極大,行至拐角處,突然與人撞了滿懷。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