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小說網 >  沈西墨司宴 >   第818章

-

夜幕籠罩下的段宅,透著一種古樸的氣息。

不同於其他家族的豪宅,段家的宅子,是一座古色古香的院子,從外觀上看,並不起眼,甚至還隱匿在一個比較偏僻的巷子裡。

車子隻能開到巷子口,要回段家,必須步行到家。

這是段老爺子的居所,平日裡大家在外各忙各的,其實也很少回來。

段恒之踏著夜色敲了敲門,不一會兒,一個穿著上了年紀的老者出來打開門,看到段恒之,眼前一亮:“少爺,你回來了,快進來吧。”

段恒之點了點頭,跟著老管家穿過長廊,最後來到大廳。

平日裡空蕩的大廳內,此刻難得坐滿了人。

不過最惹眼的,還是當屬坐在中間的那個男人,出眾的長相,和段恒之有幾分相似,但與坐在他身邊的段恒之的父親段經武更是如出一轍。

段錦恰好從後堂出來,看到段恒之,眼眶立刻就紅了,奔向段恒之,抓住了他的胳膊:“哥。”

段恒之點點頭,問道:“媽身體怎麼樣了?”

段錦搖了搖頭:“醫生說冇有大礙,但要注意休息,不能再有情緒波動了。”

說到最後幾個字的時候,她幽幽朝段沐堯的方向看了一眼,譴責的意味十分明顯。

段沐堯不以為意,淡淡一笑,那雲淡風輕好似事不關己的樣子氣得段錦的手抓的更緊了。

段恒之皺了皺眉,安撫好段錦,也不看段沐堯,而是問坐在主位上的段老爺子:“爺爺,這次把我們叫回來,是有什麼事情嗎?”

話雖如此,但是段沐堯出現在這裡,其實已經說明瞭很多事情。

段老爺子看著和自己兒子神似的那張臉,沉沉歎了口氣,他們段家,向來精忠報國,人才輩出,說一句國之棟梁亦不為過,他一生戎馬倥傯,更是出生入死,立下赫赫戰功,替他們段家掙來了超然脫俗的身份地位。

隻可惜,兒子不爭氣。

年輕時候因為風流韻事,生生留下了一個汙點。

就是眼前的段沐堯。

段沐堯很小的時候,就被段老爺子安排送出了國。

按照段家的家規,他是一輩子都不能踏入段家的,但是現在,他卻突然回來了。

就憑著這張與段經武肖似的臉,段老爺子也無法再像他小時候那樣,坐視不理。

畢竟這個事情一旦曝光,影響的是段家百年聲譽。

相比每個人的心事重重,段沐堯卻顯得有些漫不經心:“各位好像不太歡迎我回來啊。”

“你知道就好!那你何必還要回來!”段錦年紀比較小,一聽段沐堯的話,就忍不住反唇相譏,她的憤怒已經完全寫在了臉上。

這件事情一直都是她母親的心病,二十多年了,她母親一直隱忍不說,結果段沐堯毫無預兆的出現了,一下子就讓她的母親病倒了。

對於段錦的咄咄逼人,段沐堯並不在意:“可怎麼辦呢,這兒畢竟是我的家啊,我的父親在這裡,我聽說他病了,所以特意回來探望一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