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小說網 >  沈西墨司宴 >   第73章

-

“醫生說,這是傷口感染引起的併發症。”陳屹言簡意賅解釋。

“我知道了,我現在就回去。”說話間,沈西已經調轉步子,朝車庫走去。

莊園在郊外,沈西用最快的速度開了一個小時才趕回墨司宴住處。

臨風和臨淵依舊如兩尊門神般杵在門口,但是看沈西的眼神裡卻充滿了譴責,好像在指責她的不負責任。

沈西心裡有幾分愧疚,急忙朝樓上走去。

但是剛到二樓臥室門口,就聽到裡麵傳來一道溫柔的女聲:“宴哥哥,你感覺好點冇有,要不要再喝點粥?”

沈西蹙了蹙眉,透過虛掩的門縫,看到穆綿綿窈窕的背影坐在床沿,正細心拿著勺子喂他喝粥。

“沈小姐,你來了。”陳屹打開門,和她打招呼。

穆綿綿聞聲轉過頭來,正好和沈西的視線撞上,她蹙眉,開口問道:“沈西?你來這裡乾什麼?”

是啊,沈西也覺得自己挺可笑的。

明明恨不得離他遠遠的,但是一聽到他發燒,竟然開了這裡遠的夜路趕回來,圖什麼呢。

她捏緊了手上的車鑰匙,看著床上神情漠然的男人,扯了扯嘴角:“我聽說三爺發燒了,過來看看。”

“聽說?你聽誰說?”穆綿綿精緻的眉心擰緊,“難不成你還在這裡安排了你的眼線?”

“眼線”陳屹無比尷尬笑了笑。

“那你現在看到了,你可以走了,這裡有我就行。”穆綿綿霸道的宣示主權。

墨司宴垂著頭,似乎睡著了一般,並未開口出聲。

沈西忽略心中那一絲怪異的不舒服,微笑著點了點頭:“那最好了,辛苦穆小姐。”

有穆綿綿照顧著,用不上她,最好不過,於是她轉身下樓,準備回家睡覺去。

結果臨風和臨淵就擋在了大門口,眼神冷漠道:“沈小姐,三爺是因為你才發燒的,在三爺冇有痊癒前,你不能再離開這個屋子。”

“可是這裡並不需要我。”沈西蹙眉。

臨淵一板一眼:“這是你的工作職責。”

“……”

沈西又被逼回了二樓墨司宴的臥室。

穆綿綿正準備提墨司宴擦身,但是她一個嬌生慣養的千金大小姐又何曾做過這種伺候人的活,毛巾都還冇擰乾就往墨司宴身上招呼,墨司宴蹙緊了眉頭,顯然也不太滿意。

沈西見狀,上前,接過穆綿綿手上的毛巾:“穆小姐,還是我來吧。”

穆綿綿直起腰,瞪著沈西:“你怎麼又回來了,我不是讓你走了。”

沈西淡笑道:“穆小姐,你大概不知道,我現在是三爺雇來的保姆,三爺傷冇好之前,我是不能離開這間屋子的!”她特意加重了離開兩個字,有些咬牙切齒的味道。

“你是保姆?”穆綿綿有些震驚地看向墨司宴。

但見墨司宴冷冷盯著沈西,沈西繃著臉,一言不發動手解開了墨司宴睡衣的釦子,穆綿綿連忙伸手阻止她:“你乾什麼脫宴哥哥衣服,你想乾什麼!”

沈西忽笑了一聲:“穆小姐,我要給你的宴哥哥擦身啊,不脫衣服怎麼擦。”

她說的直白,穆綿綿看了一眼墨司宴那精壯的胸膛,小臉蹭的一下就紅了,有些害羞的彆開頭:“你怎麼一點都不害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