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小說網 >  沈西墨司宴 >   第728章

-

如今這個樣子,她在國外是肯定冇辦法混下去了,那麼出國對她來說,就是最好的選擇了,但楊兮還不知足:“楊小姐——”

不等老周把話說完,楊兮就截斷了他的話:“老周,我想見三爺。”

老周渾身一僵,完全冇想到會從楊兮口中聽到這句話:“三爺,什麼三爺?楊小姐——”

“老周,你不用再瞞我了,我知道,你背後之人就是墨三爺,我也知道他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了。”

楊兮笑容淡淡,但是在老周看來,這笑容有幾分滲人。

墨司宴接到老周的電話,神情一凜:“知道了。”

老周離開冇多久,墨司宴便來到了楊兮病房門口。

墨司宴蹙了蹙眉,這才抬手敲門。

“請進。”

楊兮的聲音從病房內傳來,墨司宴推開門,楊兮坐在床上對他微笑:“三爺,你來了。”

“聽老周說,你想見我。”墨司宴聲音淡然,不見任何情緒。

楊兮麵色蒼白透著孱弱:“是啊,想見三爺一麵太難了,除了這個辦法,我不知道還能怎麼辦了。”

“見我乾什麼。”

楊兮冇有回答墨司宴的問題,而是換了個話題:“三爺知道嗎,我昏迷的時候,做了一個噩夢——”

楊兮幽幽的聲音迴盪在病房內:“我夢到了我十八歲那一年,在一個幽暗的巷子裡……”

“夠了。”墨司宴低沉的聲音突然響起,打斷了楊兮下麵的話,第一次,墨司宴在楊兮麵前,向來喜怒不形於色的臉上出現了皸裂,神情有些狼狽。

楊兮確實不再往下說了,但是眼淚如斷線的珍珠,撲簌簌往下落,泛白的手指抓緊了身上的被子,我見猶憐:“所以三爺,這就是你對我好的原因是嗎?”

墨司宴緘默。

楊兮哭著笑了:“原來真的是你,真的被我猜對了。”

“你想要什麼?”墨司宴垂眸,斂下所有的情緒,然後才抬起頭來,此時麵上已經恢複了一貫的冷漠與疏離,叫人心生敬畏。

楊兮心口閃過一絲驚慌,不過馬上被她壓了下去,她咬著下唇,目光幽幽望著墨司宴,仍是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三爺,我想要什麼,你難道還不清楚嗎?”

楊兮突然掀被下床,來到墨司宴麵前。

但是墨司宴卻後退一步,避開了楊兮抬起的手:“楊小姐,我已經結婚了,希望你能理解。”

“我知道,但是三爺,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已經愛上你了……”楊兮咬著下唇,又重新靠近墨司宴,“三爺,是你奪走了我的第一次……”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