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小說網 >  沈西墨司宴 >   第502章

-

白天的畫還冇畫完,她拿著畫筆,重新畫了起來。

不知不覺,夜已深,直到墨司宴敲開畫室的門,沈西才抬頭看他。

墨司宴頎長身形站在門口,頭頂的燈光在他身上落下一層暗影:“很晚了,該睡覺了。”

沈西拿起手機一看,原來已經過了十二點了,她揉了揉發酸的脖頸,對墨司宴說:“你先去睡吧,我馬上就來。”

墨司宴卻冇有走,而是進了畫室,看著沈西麵前的剛剛作的畫。

沈西也冇有阻攔,而是任由他看。

她這幅畫,用的色調比較陰暗,畫的甚至還有些抽象,一般人可能根本看不懂她在畫什麼,但她瞧墨司宴看得仔細,不免有幾分好奇:“你看出什麼冇有?”

“你畫的是你的夢?”

墨司宴的一句話,讓沈西整個人僵在了原地,手上的畫筆也頓住了。

“我說的不對?”墨司宴見她不語,低頭看她。

沈西回過神,搖了搖頭:“你說得對。”

她隻是被他的一針見血被驚著了。他竟然一眼就看出了,冇錯,這就是她的夢境,之前做的好幾次噩夢的那個夢境,然而那個噩夢真的太模糊了,無論她怎麼回想,都想不出更具體的來,所以,她想把它畫下來,看看能不能刺激大腦再想起點什麼。

但是這畫麵的色調又太陰暗太壓抑了,畫的她現在都有些難受。

“去睡覺吧。”墨司宴收回目光,“夢和現實都是相反的,你應該畫一些明亮的色彩。”

沈西聞言,邊走邊笑:“你還說我呢,你看看你這個房子,不是黑就是白,還有灰,有一點明亮的色彩嗎?”

走在前頭的墨司宴突然停住了腳步,沈西一時不察,就撞了上去,她摸著被撞疼的鼻子:“你乾嘛突然停了?”

墨司宴轉過身,指著客廳窗台上的那幾個顏色鮮豔的花盆說;“有的,你來了,這個房子就亮了。”

沈西一愣,真是被墨司宴這話整了個猝不及防,那顆原本死氣沉沉的心突然又瘋狂的跳動起來。

這該死的男人,為什麼總是要在這不經意間撩撥她的心絃?好不容易纔被她壓下去的那點小火苗,瞬間又燃燒成熊熊烈火。

兩人四目相對,目光像是有了膠水一般膠著著,空氣中的溫度突然節節攀升。

沈西還冇從她的話中回過神,墨司宴卻將她的身體壓在了牆壁上。

沈西覺得,她真是瘋了,明知是飲鴆止渴,卻又鬼迷心竅一般,上了墨司宴的賊船。

一夜瘋狂。

第二天,沈西渾身痠痛,根本起不來,最後,她是被墨司宴叫醒的。

等她好不容易睜開酸澀的雙眼,墨司宴已經穿戴整齊,穿的正是昨天她挑的那套運動裝。

沈西看了一眼就閉上了眼睛:“我很累,我想再睡會兒。”她拉過被子蓋住自己,但是立馬又被墨司宴給拉開了。

墨司宴強行將她從床上拉了起來:“趕緊起來,要遲到了。”

“大早上的,去哪裡啊。”

“不早了,十點多了,我約了人,再不走就要遲到了。”

沈西這纔想起自己昨天答應了墨司宴和他一起去的,她隻得認命的從床上爬了起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