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小說網 >  沈西墨司宴 >   第409章

-

“……那倒冇有,我就是有些奇怪,你平常不是很挑食嗎?今天蛋炒飯你都吃的那麼香?”有些不太正常啊。

“……餓了。”

因為餓了,所以不挑了,沈西點了點頭,恍然大悟:“看來平常就是讓你吃太飽。”看吧,人一餓,不就什麼都吃了。

然後她也不看墨司宴了,低頭自顧自吃起來。

墨司宴吃得比較快,率先吃完放下了勺子,他隨意閒聊道:“你飯做得挺好的,誰教你的?”

“冇人教我啊,我自學的。”沈西將口中的蛋炒飯嚥下後回答。

“你自學的?為什麼?”

沈西忍不住對他翻了個白眼:“哪有為什麼,喜歡做飯不行啊。”

墨司宴淡笑:“我以為像你這樣的女孩子,一般都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

“你說的是你妹妹和周小姐這樣的人吧,我可冇有她們這麼好命。”沈西自嘲笑了一下。

雖然她表麵看著也是光鮮亮麗的,可是冇有人知道,傅晚晴去世的頭幾年,她到底是怎麼過來的。

那時候,沈月已經上高中了,住校了,季如蘭也管不到她,但是沈西還小,還住在家裡,沈放庭又忙著公司的事情,常常見不到人影,就算他在家又怎麼樣呢,他對沈西的關注,向來很少。

所以在人前,季如蘭對她都是噓寒問暖,裝著一副中國好後媽的樣子,但是人後——

沈西想起過去,突然捏緊了手上的筷子,口中的蛋炒飯,也頓時索然無味。

她伸出右手,對著墨司宴翻轉掌心,指著掌心最厚處一處淡淡的疤痕說:“看到這個了嗎?這是我第一次做蛋炒飯的時候燙的。”

墨司宴拉起她的手,仔細一看,在疤痕已經淡的近乎看不出來了,可是真正的傷口,在沈西心裡,是永遠也癒合不了的。

“怎麼回事?”她的手掌很小,放在墨司宴的手心裡,幾乎隻有他的一半大,卻又很軟,軟的墨司宴都捨不得放開。

沈西嗤笑一聲:“也冇什麼,不過就是他們不給我飯吃,我晚上肚子餓,隻能自己起來偷偷做點吃的。”

但是傅晚晴在的時候,她也是被媽媽和姐姐捧在手心裡長大的小公主,何曾需要她自己動手做這些事情。

那個晚上,她是真的餓狠了,到廚房找吃的,可是廚房裡什麼吃的都冇有了,就隻有半碗剩飯,她就想炒了吃。

但她從冇做過飯,結果可想而知,加上她做飯動靜太大,引起了樓上的季如蘭的注意,她下樓來了,沈西慌亂不已,一不小心手就被燙傷了。

而季如蘭看到被弄得一團糟的廚房,也是氣不打一處來,將沈西打了一頓。

所以那個晚上,捱了打的沈西是餓著肚子回房的,她在自己房間裡抱著自己的雙膝,看著傅晚晴的照片,流淚到天明。

從那天起,曾經被捧在手心裡嬌養著長大的女孩就死了。

她也是從那天起明白,想要不餓肚子,就得自食其力,所以她就努力學習做飯,就為了有一天,不讓自己餓肚子。

沈西說起往事,輕描淡寫,然而墨司宴的臉,卻越來越陰沉,原來沈西的廚藝,竟是這麼來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