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小說網 >  沈西墨司宴 >   第284章

-

沈西被厲瀾扶著坐到沙發上,墨司宴也拿著藥箱過來了,厲瀾接過藥箱,自然半蹲在沈西麵前,一邊替沈西消毒一邊說:“沈小姐這傷不算太嚴重,不過這幾天走路肯定會不太舒服,傷口也最好彆碰到水。”

她動作嫻熟,很快就替沈西包紮好了:“好了。”

沈西一直默不作聲,這會兒厲瀾抬起頭來,沈西勾唇笑了一下:“厲小姐包紮的手藝不錯。”

厲瀾回以一個大方的笑容:“是啊,以前宴也經常受傷,都是我替他包紮的,時間久了,工夫自然就練出來了。”

沈西的心又像被針紮了一下:“是嗎,我看他身上光的很,真看不出來以前是經常受傷的。”

厲瀾收拾藥箱的手指一頓,跟著輕笑了一聲:“不嚴重的傷,時間久了,疤痕也就淡了,像沈小姐肌膚這麼細膩,如果留下疤就可惜了,其實我看到沈小姐的第一眼就覺得挺像一個故人,宴……”

“時間不早了,還是早點休息吧。”墨司宴並未迴應厲瀾的話題。

沈西挑了挑眉,她像故人?是墨司宴也認識的故人?

厲瀾也及時止住了話題:“嗯,也是,時間不早了,我們還有點事情要商量,沈小姐要不早點睡吧,聽說你明天還要上學。”

沈西冷不丁瞪了墨司宴一眼,他竟然連她在上學這種事情都和厲瀾講了?

沈西的第六感告訴她,厲瀾來者不善,女人的勝負欲有時候來的就是這麼強烈快速。

沈西掩嘴打了個哈欠,點了點頭:“也對,可是現在我腳動不了,上不了樓,三爺,能不能麻煩你幫我叫下臨淵,讓他扶我上樓。”

墨司宴冷冷掃了她一眼,對厲瀾說:“今天很晚了,有什麼事情明天再說吧。”

說完就俯身打橫將沈西一把抱起。

沈西一聲驚呼,嘴裡喊著不要,手卻馬上摟住了墨司宴的脖子:“三爺,你忙你的好了,叫臨淵扶我就好了。”

“閉嘴!”墨司宴一臉冰冷瞪著沈西,這女人當他是死的?

“三爺,你好凶。”沈西靠在墨司宴懷裡,委屈的扁了扁嘴巴。

墨司宴抱著她上了樓梯,沈西透過墨司宴的肩頭,看了眼站在客廳的厲瀾。

在沈西看過去的時候,厲瀾對著她,露出了一個淡淡的笑容,沈西也淡淡笑了一下,轉過頭,臉上的笑意就消失不見了。

這女人,藏的可真夠深的。

墨司宴抱著沈西,用腳關上房門,緊跟著,沈西就感覺一陣天旋地轉。

墨司宴竟然將她直接丟到了床上。

她再次痛呼:“墨司宴,你乾什麼!好痛!”

“是嗎,這不是你的目的嗎?”墨司宴居高臨下盯著沈西,開始動手脫身上的衣服。

沈西驀然瞪大眼:“你要乾嘛!”

“這不是你的目的?”

“我哪有!”沈西嘴硬彆開頭。

墨司宴冷笑一聲,提醒她:“這個房間樓下的房間就是厲瀾的客房。”

“……”

所以呢,這狗男人什麼意思?!

“啊——”墨司宴欺下身的時候,不小心碰到了沈西受傷的腳趾,沈西差點一嗓子喊破了音。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