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小說網 >  沈西墨司宴 >   第25章

-

墨司宴起身,吩咐臨淵:“送沈小姐回醫院。”

“是。”

“哎,我不回醫院,我要回家,三爺放心,我會乖乖的。”

墨司宴最終還是同意了,讓臨淵送她回去。

*

沈西站在玄關處,望著這個生活了二十幾年的地方,竟是如此熟悉又陌生。

一個眉眼溫和的婦人從廚房走出來:“二小姐,你回來了,快進來。”

如今的沈家啊,沈放庭季如蘭和沈顏都進了拘留所,沈月出了國,安靜的有些過分。

沈西笑了笑,任由婦人將她扶到了沙發上。“宋嫂,謝謝你。”

“二小姐說的這是什麼話,那都是我該做的,要冇有夫人,哪裡還有現在的我。”宋嫂看著沈西身上大大小小的傷,臉上流露出濃濃心疼,“那些可真是畜生,竟然傷你這麼深!”

沈西漆黑的瞳仁一閃而逝的嗜血:“無妨,宋嫂,他們欠我的,也是時候還了,我先上去休息一會兒。”

“好。”

沈西回到房間後,便來到床頭櫃前,打開裡麵的暗盒,一個渾身通透的血玉鐲子正躺在裡麵。

她拿在手裡把玩,沁血的鐲子,妖冶異常,就像此刻她嘴角的笑意,透著驚人的美。

這纔是傅晚晴留給她的那個鐲子,而這個套,是沈顏自己往裡鑽的。

她在首飾盒裡留下了沈顏的把柄,沈顏見了自然會偷偷拿走,然後她吩咐宋嫂將一隻打碎的血玉鐲子用紙巾包好丟到沈顏房間的垃圾桶,再用視頻報警,證據確鑿,人贓並獲,沈顏百口莫辯。

就是可惜了那隻打碎的玉鐲,其實也是價值連城的,當然,和眼前的桌子相比,還是差了點,但鐲子碎了,是很難鑒定的,這一次,她一定會讓季如蘭和沈顏母女好好見見血!

將鐲子重新收好後,沈西的的手機收到一封郵件。沈西看了一眼,便一拍額,最近發生了的事情太多,她都忘了要交稿。

趕緊跑過去打開電腦,翻出畫了一大半的設計稿。

右手受傷了,左手畫的不是很靈活,所以畫起來特彆的費勁繁瑣,修修改改,等全部弄好,已經是後半夜了。

發出去後,她打了個哈欠,剛揉了揉痠痛的肩膀,就收到那邊的回覆,問她最近是不是遇到什麼麻煩事。

沈西單手回覆:冇事,還有謝謝你找的鐲子,錢就從我的賬上扣吧。

然後她就躺在床上昏昏沉沉睡了過去。

翌日。

她被宋嫂的敲門聲吵醒。

抓起枕邊的手機一看,才八點,她睡了還不到四個小時,帶著濃重起床氣,她問:“什麼事。”

“二小姐,是先生回來了,老太太和大姑奶奶也來了,讓您下樓去。”沈西坐直了身體,眼神閃過刀鋒般淩厲的寒光,沈放庭這麼快回來了?

有點出乎她的意料。

*

沙發上的沈老太太一臉怒容,原本就高聳的顴骨此刻看來更加尖酸刻薄,而她身邊坐著的一身珠光寶氣的中年婦女,是老太太的大女兒,沈西的大姑姑,沈心慈,彆看名字挺好聽,她這個人,可是一點兒也不心慈手軟。

至於沈放庭,在看守所呆了一晚上,衣服皺皺巴巴,蓬頭垢麵的,臉上還有冒出來的鬍渣,看起來挺狼狽的,瞪著沈西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仇人一樣!沈西施施然下樓,邊走還邊打了個哈欠:“奶奶,您旅遊回來了啊,玩得好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