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小說網 >  沈西墨司宴 >   第210章

-

隻可惜墨時韞是個不爭氣的,換女朋友的速度真的比換衣服還勤快,整天就知道花天酒地,名聲在外,周家看上的是墨司宴,根本就看不上墨時韞啊。

更何況現在墨家掌權人是墨司宴的爺爺,墨司宴已經是未來的繼承人,墨時韞和墨司宴,冇法比。

所以這話說的,袁淑芬直接耷拉下了臉。

宋月寧喜歡清靜,尤其是丈夫失蹤以後,更是深居簡出,向來不喜歡與這些妯娌爭長短,論是非,但不代表她就是個好拿捏的。

這時候,大門打開了。

墨司宴去而複返,宋月寧詫異站起來:“你怎麼回來了。”

“嗯,我忘了拿東西。”墨司宴淡淡應了一聲,就上了三樓。

墨映雪和他的房間都在三樓。

墨映雪忙了一晚上,此時剛剛卸完妝洗完澡,正敷著麵膜,外麵響起了敲門聲。

她以為是家裡傭人來送牛奶,所以就去開了門。

哪隻,門外站著的,是麵色深沉的墨司宴。

墨映雪握著門把的人不自覺緊了緊,幸好敷著麵膜,她的緊張情緒也冇有外露,聞了聞心神後問:“哥,你怎麼回來了?”

“不希望我回來?”墨司宴聲音低沉淡漠,眼神淩厲,被他這麼看著,墨映雪緊張的手心都出了汗。

“哥,你說什麼呢,我怎麼會不希望你回來。”

“是嗎,穿好衣服,跟我到書房來。”墨司宴轉身去了書房。

墨映雪抓著門把的指節泛了白。

雖然不想去麵對墨司宴,但是他發了話,就表明這事兒是過不去了,墨映雪隻好換了衣服,低頭咬著唇,來到了書房。

一輪明月高懸於天際,淡淡的月光從落地窗灑落進來,在古色古香的地板上投下一處暗影。

墨司宴長身玉立,單手抄在褲兜裡,靜默站立在窗前,望著遠處山巒起伏。

門外傳來篤篤篤敲門聲。

“進。”墨司宴聲音淺淡。

墨映雪鼓足了勇氣才推開門,本想裝作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但是一接觸到墨司宴比外麵漆黑的夜幕更深的眼,所有替自己辯解的話都消散在了喉嚨中。

“哥,是我做的,我覺得沈西配不上你!”墨映雪抬起頭來,臉上無半分笑意,隻有對沈西掩飾不住的厭惡,“她那樣一個女人,怎麼配得上你!”

“她配不配得上我,不是你說了算,”墨司宴沉著臉,說話聲不重,可話中的威壓,猶如千斤重,“墨映雪,你看看你現在做的事情,配得上你的身份嗎?!”

“平時我看我是真的太縱容你了!這件事情如果傳出去,你想過後果嗎?!”墨司宴的語氣不自覺嚴厲起來,尤其是盯著墨映雪的眼神,令墨映雪恐懼的喘不過氣來。

從小到大,墨司宴都不曾用這樣的眼神這樣的語氣斥責過她,墨映雪的身體瑟縮了一下,眼中已經集聚了朦朧淚意:“綿綿是真的喜歡你啊,她哪裡不好了,和她在一起,也好過比和沈西在一起吧。”

墨映雪是豁出去了,梗著脖子喊道。

墨司宴聞言冷笑了一聲:“我看葉明堂也挺好的,和你在一起也挺配的,不如我讓你和葉家聯個姻,也好過你吊死在韓策這棵歪脖子樹上好!”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