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小說網 >  沈西墨司宴 >   第206章

-

墨司宴淡淡應了一聲,想起昨晚韓策欺負她的樣子,再想到兩人爭吵的情形,煩躁湧上心頭,端起手上的酒杯,便將杯中酒一飲而儘。

“哥,你喝那麼快乾什麼,這酒很烈的,後勁很足,你彆喝醉了。”

墨映雪從褲袋裡摸出一張黑金卡遞給她:“禮物,自己去買。”

“……哥,你真的是一點創意都冇有,”墨映雪嘟起了嘴巴,“你明知道我要的不是這個,你答應我的事情,冇忘吧?”

墨映雪一臉的殷切,墨司宴的眼前卻再度浮現出韓策欺壓在沈西身上的畫麵,喉頭一熱,就想去看看樓上睡著的那個女人!

“冇忘,你去玩吧,我也上樓休息一會兒。”墨司宴說完,便轉身上樓,心底有一股揮之不去的煩躁。

墨映雪捏緊了手上的黑金卡,臉上劃過高傲又得體的微笑。

墨司宴上到二樓,就扯開了脖子上的領帶,解開了襯衣的釦子,因為他覺得有些呼吸不暢。

那杯酒的後勁這麼大?

來到沈西的客房門口,墨司宴直接推門而入。

屋內拉了窗簾,一片昏暗,他隻能看到床上躺著一個模糊的身影。

他帶上門,朝床上走去。

女人背對著他躺著,纖細的胳膊線條和玲瓏曲線在黑暗中若隱若現。

墨司宴呼吸急促起來,明顯感覺到了不對勁。

是那杯酒有問題?

但那酒是墨映雪給他的。

是想給他個驚喜?

想到之前沈西桀驁不馴的模樣,再看看此刻乖順溫巧的模樣,墨司宴的心裡就像是被一根羽毛輕輕掃過,他便順從身體的本能朝她傾軋了過去。

女人並冇有反抗,反而乖巧的配合他。

但是離得近了,有一股淡淡的幽香鑽入他的鼻孔,這不是沈西的味道!

墨司宴猛地清醒過來,一把推開懷裡的女人,啪的一聲按亮了床頭燈。

燈光霎時亮起,一身光溜溜滿臉通紅的穆綿綿此時正呼吸急促又一臉柔情蜜意望著墨司宴!

墨司宴心頭一跳,趕緊從床上站起來,白色的襯衣釦子混亂中解開了好幾個,他麵色發紅,眼神卻冰冷徹骨,盯著床上衣衫不整的穆綿綿:“你怎麼在這裡!”

“宴哥哥,我喝醉了,在這裡休息,是你自己進來的啊。”穆綿綿一臉委屈望著他,“我以為你……我們……”

低頭看著自己衣不蔽體的模樣,穆綿綿的眼中瞬間淚眼迷濛,嚶嚶啜泣起來。

墨司宴抹了把自己燥熱的臉,壓下的心中的慾火和怒火,朝門口走去。

但是剛打開大門,就看到一臉病容的沈西站在門外,一看到他,沈西就伸手,將他拽進了對麵的房間。

他們的房門剛關上,外麵就響起了沉沉的腳步聲。

“噓——”沈西抬手,捂住墨司宴的嘴巴,不讓他發出聲音,同時又豎起耳朵,關注著門外的情形。

墨司宴隻感覺到一陣陣幽香朝他襲來,好不容易壓下去的燥熱,捲土從來,甚至比之前更甚,低下頭,碾磨著沈西的手掌。

沈西心裡微癢,瞪了他一眼,聽到門外的腳步聲已經近了,趕緊將他推離自己一些,然後整個人貼在門板上,聽到門外傳來用力的敲門聲。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