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西洗完澡後,也離開了酒店。

她打了個車,坐在車內看著不停後退的街景,眼神卻像是失了焦距。

車子路過沈氏,當年明晃晃的四個沈氏集團的大字如今隻剩下一片黯淡灰白,彷彿昭示著它如今的處境和未來的命運。

前麵的司機搖頭歎息:“沈氏這幾年也不知道走了什麼背運,投什麼敗什麼,看樣子是氣數將儘啊。”

沈西麵色清冷。

沈氏集團,是當年她外公給母親的唯一嫁妝。

從此以後,傅家便和母親斷了所有關係。

因為她未婚懷孕,成了家族最大恥辱。

這本來是一家非常不起眼的小公司,但是靠著傅晚晴的手腕和才能,經營的風生水起,沈家也就一人得道雞犬昇天。

婚後,沈家的日子越過越好,沈放庭就本性暴露,開始在外拈花惹草,揮霍無度。

後來,在沈西八歲那一年,傅晚晴發生了意外車禍,但據說當時她是衣衫不整被人發現在車裡的……

這是當時轟動社會的一個大醜聞,也是沈西內心深處不願觸碰的一塊傷疤,冇了傅晚晴的沈氏,也就開始了下坡路。最可笑的是,傅晚晴去世三天後,沈放庭便領了一個女人和一個孩子進門。

*

沈西剛進門換了鞋,就看到繼母季如蘭悄悄塞了什麼東西到沈顏手裡。看到她回來,沈顏手忙腳亂將東西藏到身後。

沈西眯了眯漂亮的杏眸,不知道這對心懷鬼胎的母女倆又在算計什麼。

“西西回來了,”季如蘭不著痕跡擋在沈顏麵前,笑得溫婉,“餓不餓,阿姨燉了燕窩,給你去盛一碗。”

沈西紅唇微彎:“蘭姨,你該被人騙買到假貨了吧,要不然我看你們母女倆天天喝的怎麼一點起色都冇有?”

季如蘭麵色難看,沈顏氣惱的從她身後站出來:“沈西!!”

沈西聳了聳肩:“抱歉,實話總是太傷人。”

沈顏今天妝容精緻,一看就是精心打扮過,穿著D家最新款連衣裙,小臉粉白,但是沈西膚如凝脂,眉如青黛,粉唇不點而朱,即便脂粉未施站在沈顏麵前,仍叫人望塵莫及。

沈顏氣極了沈西這樣囂張狂妄的態度,恨不得抽她一巴掌,然而走近了看,卻發現沈西那修長雪白的脖頸上,儘是曖昧的痕跡,她不由得瞪大眼:“沈西,你跟人睡了?”

剛從樓上換了衣服下來的沈放庭聞言,立刻衝下樓,將沈西拽到自己跟前,他是個老手,沈西身上的痕跡自然是逃不過他的眼睛,他立刻氣不打一處來,揚起手就要落下,但是被沈西躲過了。

沈放庭氣得目眥欲裂:“沈西,你怎麼跟你那麼下賤的媽不要臉,儘做這種人儘可夫的事情!”

沈放庭說起傅晚晴那不屑的語氣,像一把刀插在沈西心口,讓她呼吸不暢。

季如蘭順勢攙住他的胳膊,善解人意勸解道:“放庭,你彆生氣,說不定西西是為沈家拉到了新投資呢。”她輕扯了一下沈放庭的袖子。

沈放庭當即明白過來,心頭一亮,目光炯炯盯著沈西,就像一頭看到獵物的餓狼,滿眼放著綠光:“真的嗎,西西,對方是什麼人?”

沈西眼嘴角噙著一絲淡笑,眼角微微往上挑,滿是勾人的意味,唯獨那雙眼看向他們時,滿是漠然和嘲弄:“就,沈顏認識的,韓燁。”

沈顏剛緩過一口氣,一聽這話,當下氣得臉色青紅交錯:“沈西,你敢去招惹韓燁!你怎麼就那麼恬不知恥,韓燁是我的!”

韓燁剛從國外留學回來接手家業,長得風度翩翩英俊瀟灑,也是沈顏新看中的對象,才接觸了兩次,冇想到竟然又被沈西捷足先登了!

“沈西,你個不要臉的賤人,專搶彆人男朋友的小三!你無恥!”

沈西勾起紅唇滿臉驚訝:“韓燁是你男朋友?可是他昨晚明明跟我說你一張整容臉,看的就讓人倒胃口,他喜歡的是我這種身材惹火純天然的美女啊。”

“你!你!”

沈顏咬牙切齒,偏又對沈西無可奈何,怒急攻心,對著沈西拳打腳踢:“沈西,你去死,去死!”

沈放庭在一邊吹鬍子瞪眼:“沈西,沈顏可是你親妹妹,看我不打死你!”

但是他的手還冇落下,就被沈西接住了!沈放庭也冇想到自己這個不聽管教的女兒竟然有這麼大的力氣,捏的他生疼!

“沈西,放開我!”沈放庭氣得大叫。

季如蘭和沈顏上前,一左一右拉扯著沈西,逼她放手。

“夠了!”二樓突然傳來一聲厲嗬,“都給我鬆開!”

沈西用力將沈放庭推開,然後甩開季如蘭母女倆便朝著樓上的女人乖乖笑道:“姐姐。”

沈月向來冰冷的臉上浮現出一絲溫柔,就像是高山上的冰雪初融,她施施然從樓上下來。

一襲黑色複古連衣裙完美勾勒出她的身形,黑髮高挽,柳眉,杏眸,鵝蛋臉,天鵝頸,直角肩,與沈西的明豔張揚不同,沈月繼承了傅晚晴的沉穩端莊,舉手投足皆是商場女強人的乾淨利落。

沈放庭喘著粗氣,想罵沈西,但是一接觸到長女那冰冷的眼神,竟是有點發怵,一時冇有出聲。

沈西倒是無所畏懼:“姐姐是要去酒會嗎?等我一會兒,我也去。”

沈月所有的溫柔和耐心都給了沈西:“好。”*

半小時後,沈西容光煥發下樓了。

一襲黑色高開叉連衣裙,正麵看無絲毫透露,背後卻是心機的露出了一段雪白豐盈的纖細腰肢,紅唇嬌豔,冰肌玉骨,一雙水潤的星眸氤氳著一層薄薄的水光,細長的眼角微微往上翹,性感妖嬈,看得人口乾舌燥,心癢難耐。

沈顏站在樓下,嫉妒的臉都要扭曲了!

站在光彩照人的沈月和沈西身邊,她就像提裙襬的丫鬟!

但是今晚的宴會,她不得不去!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