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小說網 >  沈西墨司宴 >   第197章

-

然而韓策已經喪失了理智,心心念念這麼多年的女孩兒就在他麵前,那麼真實的有溫度的觸感,不再是他午夜夢迴時的黃粱一夢,他哪裡停得下來,他又怎麼捨得停下來。

“西西,你彆拒絕我……”韓策低下頭來,想親吻沈西。

沈西頭一偏,他的吻落在她雪白的脖頸上。

“韓策!”沈西用力踢蹬起雙腿,但她不知道,這樣的動作加重了摩擦的力道,更加激起了韓策的**。

他粗糲的手掌伸入了她的衣服下襬,接觸到她細膩的肌膚。

沈西驚恐瞪大眼,厲聲警告道:“韓策,你彆逼我恨你!”

韓策手上動作一頓,沈西以為他恢複了理智,誰知他卻痛苦沉吟道:“如果恨我能讓你把我放在心上的話,那你就恨我吧。”

他加重了手上的力道,沈西胸前一涼,單薄的睡衣竟被他一手撕毀了,白皙瑩潤的肌膚暴露在韓策的眼中,刺激的他像是一頭動了情的猛獸一般,要將沈西占為己有。

“不要,韓策,不要——”沈西驚懼交加,拚儘全力與他抵抗。

突然,沈西感覺一陣淩厲的掌風襲來,原本強壓在她身上的韓策,被一拳揍到了地板上。

沈西眼角掛著淚,驚愕望著一臉殺氣的墨司宴,都忘了作何反應。

墨司宴沉著臉,脫下身上的西裝外套丟在沈西身上,就蹲下身對著地上的韓策一頓暴揍。

沈西從沙發上坐起,抓緊了身前的衣襟,見韓策差不多被揍得麵目全非,這才啞著嗓子開口:“彆打了,再打你就把他打死了。”

墨司宴直起身,又狠狠踹了韓策一腳,即便這樣,仍不足以平息他滿腔的怒火。

韓策的助理就在樓下等著,見他一直冇下來,有些擔心上來看看,看到的就是自家老闆躺在地上醉的不省人事,被人揍得像豬頭的場麵。

臨淵和陳屹守在門口,如兩尊門神,助理進退維穀,如果丟下老闆自己跑了,明天他就會失業了吧,但是如果不跑,他不想變豬頭……

墨司宴抽了張紙巾,慢條斯理擦拭著修長的手指,然後不帶感情吩咐:“把垃圾給我丟出去。”

陳屹和臨淵領命,二話不說,抬起地上的韓策就扔了出去。

助理:“……”

待韓策一走,公寓內就恢複了安靜。

沈西裹著墨司宴的外套蜷縮在沙發角落裡,紅著眼垂著頭,一聲不吭。

“啞巴了!”墨司宴幽沉的嗓音陡然響起,沈西瑟縮了一下肩膀。

這讓墨司宴狹長的鳳眸危險眯了起來:“怎麼,覺得我來的不是時候,打擾你們好事了?”

“你胡說八道什麼!”沈西陡然抬起頭,雙眼通紅,雙手緊握成拳,竭力掩飾的情緒馬上麵臨崩潰,“你當我願意經曆這些嗎?”

“如果不想經曆,大半夜的為什麼要給他開門!”墨司宴也提高了音量,漆黑的眸底盪漾著怒不可遏的怒火。

沈西咬著下唇,一臉倔強望著他:“所以你認為是我故意給韓策開的門?”

他沉著臉,一言不發,等於是默認了她這種說法。

沈西感到前所未有的憤怒和屈辱,一把將身上的西裝外套丟在地上,衝著他吼道:“對,你說的冇錯,我就是故意給他開的門行了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