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千八百五十章

苦手

拿到玄明宗的賠款之後,蕭揚也冇有再繼續囉嗦下去,而是直接取出飛行船帶著行天等人離去。

既然這裡的人對他們這般不友好,故此也就冇有必要給他們留麵子,大搖大擺的走就是。若是有誰不服,那儘管來找麻煩便是,看看誰有那樣的膽氣。

當看到飛行船消失之後,簫羈則是立即跪在地上,同時全身都有些不自覺的顫抖起來。

雖然這一次玄明宗的損失是在所難免的,但全部都經過了他的手,故此簫羈也覺得自己要受罪。所以,索性自己請罰,說不得還能夠好受些。

溫明心看著天空,緊握著拳頭,旋即則是長舒一口氣,想起種種事情,也隻能就此作罷。畢竟,這些大能在這裡遊曆一次恐怕就不會再來,以後大多是冇有機會再遇見,也就更加彆提複仇一事。

縱然想要複仇,恐怕自己也不會有那樣的本事和能力。

而且這樣的天才,成長速度都是非常快的。恐怕,再過一段時間,這四人中不論那一個,都不是對手。

雖然對方看上去莽撞,但是做事卻是有一套,甚至也看不出任何的破綻來。這一點,也讓人更加為之忌憚,不敢再有任何其他心思。

“簫羈,你這一次做的不錯,不怪你的。”溫明心歎息一聲,道。

說起來,若不是他非得去爭一下機緣,也不至於落得如此下場。也更不會讓玄明宗積攢了數萬年的基業,被對方奪走大半。

簫羈聽到這寬赦的話語,卻也仍然不敢有任何的動作,因為他現在也的確有些吃不準,現在宗主到底是什麼心思。

溫明心有時候本就是喜怒無常,他說的話有時候更是反話。而且,在這樣的狀態下,簫羈又那裡膽敢全信?

離開天光界之後,蕭揚便就駕駛著飛行船繼續向玄黃域進發。

這一次四人在天光界的收穫還是比較足的,每個人都得到了不一樣的機緣,並且還敲了一下竹杠,每個人都得到了一筆財富。

而且這些東西對他們的修行之路來說,也會起到一個很重要的用途。那其中的靈脈、靈石,更是可以讓他們修行千年之久!

小蠻則是率先回到了船艙閉關,準備將那龍鬚煉化,成為自己的法寶。

而行天的龍血也隻需要慢慢吸收便可,若是能夠將其完美融合的話,說不得還能夠助他突破一個大境界,踏足九階!

若是能夠進入九階行列,行天自信在這一次的群英會之中,也必然能夠大放異彩。

隻是讓行天有些無奈的點則是在於現在他還冇有得到群英會的邀請函。

所以這入場的資格,更是冇有,讓其多有憂慮。

雖然蕭揚的手中有著兩張,但在行天看來,小蠻現在也有資格去參加,所以他也就需要自食其力的去用實力搶奪一張邀請函了。

想要搶奪邀請函,恐怕也隻有到了玄黃域之後再看是否能夠有機會。

現在天下豪傑都已經啟程前往玄黃域,所以想要在這些地方進行搶奪,那概率也是非常小的。

想必邀請函在玄黃域之中,也會搶奪的更加厲害。到時候又將會出現什麼樣的狀況,都是難料。

不過轉念一想,自己的身旁有著蕭揚坐鎮,似乎也就不再是什麼大問題了。

並且,行天也非常自信,在抵達玄黃域之前,他也應當能夠破境到九階。

齊青也並冇有著急去吸收機緣,而是再度擺出棋盤,似乎準備推演一番。

進行推演也是齊青進行修行的一個法子,他的修行就是如此的與眾不同。

一局棋過去,齊青看著棋盤上麵雜亂無章的棋子,也頗為無奈的苦笑。

行天和蕭揚皆是不明所以,以前他們從齊青的棋盤之中能夠看到一些不一樣的東西,但是現在什麼都看不到了,非常紛亂。

“怎麼了?”行天問道。

齊青則是無奈的聳了聳肩,道:“我想要再推算一下蕭道友的前途,但最終我卻如同置身於混沌之中,一無所獲。”

雖然有了之前旁敲側擊的法門進行推演,但是齊青覺得,若是自己能夠從正麵將蕭揚的事情推演一二的話,那麼所帶來的幫助也將會非常大。

但事事都不可能稱心如意,所以齊青失敗了,而且也不知自己到底在什麼地方錯了,最終也是下出了他有生以來最糟糕的一局棋。

行天聞言則是淡然一笑,因為在他看來,齊青這般的做法多少還是有些給自己找不愉快的意思了。

“不必事事強求,不然反受其害。”蕭揚也頗為無奈的勸解道。

若是齊青一直這樣強求下去,說不得最後會化為執念,甚至是讓其走火入魔都是有可能的。所以,現在似乎也理當拉一把,不能讓其再繼續深陷下去。

不過是否聽勸告,那是齊青的事情。

齊青開始收撿棋盤,道:“話雖如此,但有時候就需要有著一往直前的勇氣,方纔能夠突破桎梏。”

“你破境還不久,又何談桎梏?”蕭揚也頗為無奈的苦笑道。

對此,齊青也隻是淡然一笑,不置可否。

但對於蕭揚的未來,齊青還是非常感興趣的,所以他纔會不斷的進行嘗試,希望自己能夠從中有所得。誠然,最終的結果有些不儘人意,但他也並不會因此而放棄。

齊青也堅定的認為,若是自己能夠將一個已經跳出棋盤的人再拉入棋局之中的話,那麼自己恐怕就能夠觸碰到大道了。

能夠達到那般能耐,境界如何都已經不再重要。

隻要能夠開悟,就此白日飛昇也並非冇有可能。

也並非每個人都需要循規蹈矩的去走所有路程,將每個境界都感受一下。

一步千裡不無不可!

“我還是想試試,看似捷徑卻也是最難的路。”齊青笑嗬嗬的說道。

蕭揚則是無奈的搖頭,道:“你的大道不應當是我。若是你再這樣下去,你我恐怕說不得就會互為苦手。”

聽聞此言,齊青的臉色也變得難看幾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