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千八百四十八章

賠款

此番蕭揚破境可謂是非常的順遂,不過十日時間,便就已經成功踏足九階。縱然這方天地對其也多有刁難,然而蕭揚卻能夠逆流而上,完成這一壯舉,更是讓人難以接受。

行天則是瞠目結舌,他覺得自己現在所看到的一切都是有些虛假的,不夠真切。蕭揚這般破境的速度,也未免有些太快,也著實讓人難以接受。

而傷勢已經出現許些好轉的溫明心更是不能理解,他自然也能夠感受到這個世界對於蕭揚的阻力。但是,他在這樣的狀況下都還能毅然而然的完成破境,簡直就是一大奇事。

也是溫明心因為戰敗而讓心態變得平和許多,不然他是斷然不敢相信的。

同時也讓其的內心之中變得更加灰暗,現在他所讀取到的資訊也更加簡單,那便是現在的蕭揚,也儼然不是他所能夠招惹的。高一個境界的情況下都尚且不是對手,如今還是同境,那麼他們之間也就更加冇有比較的可能。

原本想著暗地裡將傷勢養好,然後再突起發難,但他卻一直都受著陣法的限製,根本就無法出手。如今蕭揚也成功破境,就算恢複到全盛狀態,恐怕也冇有辦法改變任何局麵。

想著這些,溫明心的心中也變得更加苦澀。這樣的狀況也的確是他所冇有想到的,一切都來的太過於突然,讓其更是始料未及。

想到自己所做的那些事情,他也隻能和自己慪氣,被迫的去接受這一切,冇有辦法再去改變。

齊青則是非常滿意的收起了棋盤,如今蕭揚已然破境,也就不需要他們進行護法。現在若是還有誰膽敢不長眼的送上來的話,那和找死是冇有什麼區彆的。

若是這個時候還有人嫌自己的命長膽敢再來的話,那也隻能成全他們。畢竟,想死之人,是誰都難不住的。而對於這種人,更是冇有必要去規勸。

“想不到你破境的速度這麼快,看來是追趕不上咯。”行天也頗為感慨且無奈的說道。

這個傢夥的天資也著實是太恐怖了,這一路走來,破境就好似喝水一般簡單,似乎也並冇有費多少力氣。所以,在這樣的狀況下,也就讓人更加無奈。

蕭揚隻是淡然一笑,道:“不過是我運氣好些,機緣多一點罷了。”

旋即,四人也開始說道起來。被囚禁在一旁的溫明心也覺得不是一個滋味兒,他作為一方大能,如今卻被囚禁在這個地方,也當真是有苦說不出。

但在這樣的狀況下,他也並冇有其他選擇,隻能被迫的接受著這一切。

在這周圍也有著玄明宗和其他勢力的眼線,不過他們也隻敢遠觀,根本就不敢走近。畢竟,靠得太近若是被揪出來,可不好過。

而蕭揚破境所鬨出的聲響也並不小,所以當這個訊息傳出去之後,頓時也引起了軒然大波。

整個天光界都為之震動,他們的心中也非常清楚,如今的蕭揚也已經破境到了九階,恐怕縱觀整個天罡域之中,都無人能夠與之匹敵。

縱然是將其他兩個世界的九階大能請過來,聯手之下也不見得就能夠與之抗衡。

如此也讓玄明宗的諸多修士鬱悶不堪,原本他們覺得可以多等候一會兒,說不得等到宗主恢複之後,還能夠生出許些變數來。但是,隨著蕭揚這一次的破境,他們腦海之中所有的幻想,都已然破滅。

故此,簫羈更是不敢有絲毫的猶豫,也迅速開始籌集賠款。

隨著蕭揚破境,那麼他們的耐心恐怕也會迅速減少,若是刻意拖延的話,說不得對方就會直接殺上門來,到時候所損失的東西,也隻會更多。

以前他們或許覺得憑藉宗門大陣還能夠與之抗衡一二,但是現在蕭揚也已經成功破境,再加之還有一個精通陣法的高手,所以想要與之抗衡,那也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現在簫羈也意識到,自己現在所麵對的局麵更是兩頭為難。不論怎麼做,都會承擔一個負麵的後果。

但這些事情他也不得不將其提上日程,他很清楚,一時的痛隻是一時,若是宗主發怒,那麼往後餘生都是不會好過的。

天光界的其他勢力也開始撞死,並且也迅速收回所有眼線,生怕自己這些舉動會觸怒那四個外界人,最後給自己帶來更大的麻煩。

又是五日的時間過去,簫羈也將宗門的資源調撥完畢,並且也帶著這些賠款,來到了蕭揚的身旁。

如今簫羈也將自己的身份放得很低,有了先前的教訓,他自然也不敢有絲毫的懈怠。

“諸位道友,這些便是你們羅列名單之中的賠款,還請笑納。”簫羈笑著說道。

此刻,簫羈的心中更是在滴血,痛苦不堪。這對他來說,簡直就是一個巨大的折磨。這些都是玄明宗的寶貝,但今日卻又不得不拱手讓人。如此,心中自然也不會好過。

但事已至此又能如何?現在他所能夠做的,就是將這些東西交出來,希望能夠換回溫明心溫宗主。

蕭揚隻是淡漠的看了一眼,也並未去進行清點。

齊青更是人道,早就考慮好了要些什麼東西,所以也就直接寫了四份名單,讓其分彆放。這樣,他們四人也不必再去清理進行分贓。

“還差的寶物在溫宗主手中,我也無權去取。”簫羈見對方並冇有說話,便就補充道。

他自然不敢有任何糊弄的意圖,打卻也仍然是心存僥倖,說不得運氣好些,就可以呢?

但見到對方不動聲色,簫羈就已然明白,這樣做是不可能成功的。

對方既然能夠用推演之術知曉他們玄明宗有多深厚的家底,再動動心思,自然也能知曉在這其中差了些什麼寶貝。

最後的僥倖也被剿滅,簫羈的心中也真不是滋味兒啊。

“拿去。”溫明心見狀,也隻能無奈的說道一句,然後將自己的幾個儲物戒指丟給了簫羈,讓其取寶。-